›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2月24日

中文不宜審案 - 陶傑

中國大陸有一條「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規定「家庭成員不得在精神上忽視、孤立老年人」,法例經修訂,還強調「與老年人分開居住的贍養人,要經常看望或問候老人」。
中國語文不是理性的語文,用中文制訂法律,必多漏洞。這種法例,在大陸問任何一個中國百姓,都會覺得好,但是以普世的法理邏輯一衡量,這等「法例」,不會收貨。
「家庭成員須在精神上重視老人」,與「出任特首應該愛國愛港」一樣。「在精神上重視」如何定義?「重視」到怎樣才及格?在精神上很重視,但在物質上不予重視,對老人家又算不算「保障不足」,而「保障」要多少,才算「孝順」?
家人要「經常看望或問候老人」,「經常」是幾多次?一個月一次?每年過年中秋各一次?重陽、端午、十一假期,還是都要「看望」?「看望」是什麼意思?回來在床前「看」三分鐘,「望」十五秒,算不算履行了法律?「問候老人」,如何「問候」法?
中國語文之所以不可能成為法規語言,是因為一切憑感覺和意會。這種中文法例訂出來,拿到山西,問山西的老農民,個個都會說好。這種「法例」,拿到香港,或者譯成英文,在國際上攤開來,是小學生的程度。
「經常看望或問候老人」,即使做了,老人也可以投訴說子女「不夠誠意」。中國政府跟英美談判,時就指責對方「缺乏誠意」。在現代的法理世界,沒有什麼誠意不誠意,只有法律條文清晰不清晰。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制訂中文法律,可以保證,一定以模糊的感覺代替邏輯思維,一定不清晰。
「基本法」之漏洞多,就是這個道理,中文不是理想的立法工具,先天缺陷,法律才多漏洞,鐵一樣的事實,不論多「愛國」,可以在情緒上強詞奪理,但無法辯得過,這樣的例子,多如牛毛。一個國家二千年都只有人治,沒有現代的法治,絕對不是偶然,有科學的道理。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