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9月29日

黃鶴樓外看翻船 - 陶傑

佔中運動開始,可以預期,一片混亂之中,很快就會流血。多人會負傷,至於會不會死人,則不可預料,因為社會進入了戰爭狀態。
一旦戰爭,形勢的發展無人可以估計,戰爭幾時升級,用到什麼武器。有學生衝擊政府總部的鐵閘和門外的鐵馬,特區警方備用裝甲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九八九年六四解決的「中國方式」(Chinese Solution)。
一九八九年六四,中國動用坦克和機關槍屠殺示威者。西方文明國家譴責,中國總理李鵬辯解:中國沒有催淚彈,也沒有處理這樣大示威的經驗。
看特區警察那副如臨大敵的繃緊狀態,向電視記者叉頸。傳媒記者採訪,警察歇斯底里叫不准拍照。示威的如果是年輕人和中學生,特區警察也是一幫小孩,看得出他們也緊張萬狀。將來如果屍橫遍野,梁特府和警方也必會辯稱,警方沒有經驗。
況且無論一九八九年的李鵬,還是今日的梁振英,也有一樣的中國式計算:局勢越亂,對自己的前途越有利。下手要加倍狠,形勢越亂,上面的「老爺子」終會下達鎮壓令,老人越要靠自己來「平暴」,自己的權位越穩。
戰爭形勢無法預測,但中國人的極權政治思維卻很容易預測,面對大局危機僵化的腦筋,心中小我利益鷄肚小腸的計算,千百年都是一樣的。
中國的黃鶴樓,在武昌長江畔,因為李白的名篇,景觀千古盛名。但是湖北人有一句與黃鶴樓有關的俗語,在武漢之外,卻很少人知道,叫做「黃鶴樓外看翻船」,也是登樓俯眺的當地一景。江流激湧,風狂雨驟,但武漢是南北通衢大口,無論多大風雨,從明清到民國,總會有許多旅人有急事要叫船渡江。暴雨的天氣,只要有乘客出得起錢,必有大膽的船夫敢做渡江的生意。
但是人勝不了天。風暴季中,從前登黃鶴樓頂,看十幾艘舢舨像飛箭斜飛江面,看船夫各賽身手。每一次,必定翻沉幾艘,這也是湖北人的人生哲學。在All predictable之中,船客各安天命。所以「黃鶴樓上看翻船」,對於內行人,三分驚駭,七分痛快,才是黃鶴樓另類的一景。在極權發作的惡劣氣候下,船是必沉的,分別在幾多艘。這副德性,就是宿命了。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