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06日

權力快感 - 陶傑

香港佔中,學生的和平與善良,贏得國際文明社會尊敬,西方傳媒紛紛湧來,見證香港歷史。
香港的梁特在這場風暴,不幸漸成千夫所指的人物,連工商界、公務員、親中建制陣營,許多人也私下不滿,認為梁先生的催淚彈,是直接激化示威的原因。
我嘗試為特首辯護,提醒這些人:何時使用催淚彈,據助理警務處長張德強先生澄清,純粹是前線指揮官決定的。梁特的最高指示一定有語言偽術:用適當武力,必要時可用催淚彈,必要時可開鎗。但什麼叫「必要時」?如果你是特首,你也會將「必要時」的定義權,「下放」警務處長,處長下放總警司,總警司下放前線指揮官。
但我擔心指揮官萬一是洋人──即前殖民地過渡來的警察,畫面見到警官有幾個是白人,明顯是用來唬崇洋的中國人的。如果放催淚彈之權在洋人,就複雜了。
「必要」得對,向中央匯報由特首領導指揮的平亂治港成果;萬一「必要」成死傷幾千人,前線指揮官的判斷有問題,就像行政會議說的,那時由監警會處理,「交個報告俾我」了。
這就是香港許多人,包括年輕入世未深的學生,不熟悉的政治,許多人罵特首是傀儡,也是不懂政治。梁先生今日,不但不是傀儡,還是中港最大權力的人物。
鎮壓示威,全力清場,權力在特首。如果無力而清不了,解放軍叔叔就會出來幫忙。
但有力還是無力,特首像暗中踏着油門的司機,完全可以控制。真要全力清場,特區政府完全清得了,但在清與不清之間,軟與不硬之際,激起更大的示威,再由黑社會介入,特首完全可以兩手一攤:我清不了,讓國家軍隊幫忙。
所以特首處此關鍵,中國聽梁特匯報,是創造歷史的人物,香港六四不六四,由特首決定。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由六個無政府主義的大學生刺殺了奧匈帝國王儲而爆發的,刺客沒有想到會連續爆發大戰禍,今日回首,他的權力太大了。但特首卻可以慢慢盤算。政治是一件多令人迷戀的營生,難怪人人都想「從政」。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