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29日

左膠語言恐怖主義 - 陶傑

一語可以喪邦。西方左膠橫行,「解碼遊戲」男主角甘柏治今年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因為對美國記者一句話,可能會吹掉。
甘柏治說了什麼?他提起英國的非白人少數族裔演員,由於歧視,演出機會仍然不多。他用了一個詞,叫做Coloured。
原來,今日的英語,要追求人權平等的潔淨和純正,講到非白人,固然不可以叫Negros,也不可以叫Black people,也不能講Yellow people,加起來,也絕對不可以叫Coloured people。這下子大明星多了一條種族主義之罪。
種族主義者就要受懲罰。甘柏治因為一個名詞,受到人權組織抨擊,輿論批判,會影響奥斯卡評審的觀感,本來應該得獎的,隨時告吹。
左膠的政治正確詞彙冊,年年擴大,時時修訂,而且越來越收緊。譬如,對於變性人,幾年前尚可稱為Transexuals,現在不行了,覺得還是有歧視意識,必須稱為Transgender people。
Sex和Gender,雖都指性別,但Sex還多了一層性愛的意思。曾經有人在入境倫敦時填寫入境表,在Sex這一欄,報寫「一星期三次」(Three times a week),變成笑話。
Coloured people也變成歧視了,然而講People of colour,很奇怪,卻沒有問題。甘柏治已經是三十八歲的中年人,他一直專注影藝,對於西方學院左膠不斷更新「反歧視」的政治正確詞彙,今天不准講這樣,明天也不許講那句,他沒有留意,也不應該留意,他已經知道會有避忌,但不知道原來英語的道路上,政治地雷越埋越多,結果一張口還是九十年代的標準,終於中伏。
你說,左膠這種異形動物,想在英語世界建立他們充滿純潔處女的天堂,說話要跟從他們定下的戒律,像甘柏治一個不慎,就失去了奧斯卡獎和政治正確的天堂裏的一打處女,是不是跟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一樣的令人厭惡呢?
即使一個演員公開說錯一個字,跟他在銀幕上的演技有何關係?所以,支持甘柏治,反對語言的恐怖主義,你今年除了要更捧他的場,還要支持奇連伊士活──奇連伊士活的「美國狙擊手」,歌頌美國牛仔精神,讚揚美軍做世界警察,戲中的大美國白人主義,以暴易暴,好看,我看了兩次,尚嫌不夠。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