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7月07日

流氓是怎樣養成的 - 陶傑

希臘公投,拒絕歐盟的緊縮救命方,欠債不還錢,歐洲多了一個左膠的流氓民主國家。
希臘的左派政府,聲稱如果接受歐盟的條件,即是侮辱了希臘的「民族尊嚴」──當你聽到這種耳熟能詳的屁話,就明白一個民族的流氓化,心理軌跡,七十年來全世界都一樣。
既然不想受德國「外國勢力」之擺佈,最好的辦法是脫離歐盟,真正「當家作主」。但希臘沒有這種能力──一旦恢復本國的貨幣,通脹即刻失控,因為歐洲銀行不認可、不支持、不擔保。希臘脫離歐元,必須狂印鈔票,鈔票轉瞬變成冥幣,即刻爆發暴亂。
當然,一場鬧劇,根源在於「歐洲大家庭」這個可笑的概念。「歐盟」本身就是左膠的「包容」概念,以為「大一統」比各自分裂好。然而歐洲不是一個國家,是許多個。德國、奧地利、荷蘭,民族性尚勤奮苦幹;希臘、意大利、西班牙、地中海民族,陽光海灘,本質上喜歡享樂,不愛工作。此外還有英國和北歐的一堆,東歐波蘭、羅馬尼亞、捷克、匈牙利那一組,有條頓語系、斯拉夫語系、拉丁語系,不一樣的基因,硬要坐下來天天一起吃團年飯,如果這種天方夜譚行得通,中國、南韓、越南、泰國、大馬、新加坡,還拉上日本,也可以成立一個「亞盟」,用同一種貨幣。
亞洲人做不到的,歐洲人不要有優越感,也做不到。「歐盟」已經行不通,人民公社大鍋飯的「歐元」更跡近瘋狂。如此狂想,遠東某大國實驗過:消滅階級差別、城鄉差別,全國穿同一種毛裝,已經慘敗在前面,歐洲還要反智而跟隨,今日終於翻船。
希臘變成了歐洲的末期腫瘤,即使切割,癌細胞已經移轉:西班牙、葡萄牙、東歐,通通都有了。即使能將希臘斷掉,還要做化療,從此失去味覺、脫髮、消瘦,歐洲不可能回復到沒有患癌症時的健康光采。
現在對於希臘:切割也不是,留下也難;歐盟自己,則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像三國曹操的火燒連環船,其中一艘着火,全部也跟着報銷。
欠債不還,最正常的做法,是債主向法庭申請清盤,歐盟宣佈接管希臘,將這個國家殖民。然而由哪一國出兵?德國還是法國?還是英德法荷組成聯軍?如果是,則瑞典和丹麥,為何不能參與?但是希臘又在講「民族尊嚴」呀,列強大軍侵略,歐洲又怕從此迫出一個歇斯底里的病態國家來。
希臘一度揚言:歐盟如再迫債,希臘就收容北非的伊斯蘭國恐怖份子,擴散歐洲,一拍兩散。憑此一句,在十九世紀,早就出兵了。但現在不可以,「包容」呀。世界越來越亂,皆因壞人不少,但蠢人更多。壞人和蠢人相輔相成,裏應外合。歐洲這樣爛下去,有常識的人,拍手看完熱鬧,要警惕自家的門戶。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