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08日

拒絕愚昧 - 陶傑

地中海難民危機,歐盟終於發情,德國豪收二萬人。
我對德國朋友說:「三千年前,柏拉圖指出:只有哲學家,最適合做政治領袖,因為政治是最理性的事業,不可以『傷他悶透主義』(Sentimentalism)。傷他悶透,是詩人和藝術家的專利。德國是哲學之鄉:康德、叔本華、尼采,但是也有一個浪漫主義詩人歌德。地中海危機,德國的決策很重要,應該以康德的理性不是歌德的感性來處理,否則,會令人詫異。」
然而,女總理麥克萊夫人是東德人。她看見地中海的難民船,或許想起一九八九年衝柏林圍牆、逃避東德昂納克共黨政權的難民汽車潮。女人到底是感性的動物,連麥克萊夫人,尚且見識如此,更益顯戴卓爾夫人之舉世罕有。
這樣一來,芬蘭總理要跟德國比賽人道的激情,竟然宣布:開放自己的家,收容敍利亞伊斯蘭難民。
芬蘭總理搶佔了道德最高地:開放家居讓難民住,他家的床,讓難民睡;浴室廁所,讓難民用;客廳讓難民向麥加的方向一天禮拜三次;冰箱裏的食物啤酒,讓難民享用,當然,他也會將冰箱裏的豬肉火腿香腸,及早丟棄,以尊重難民的宗教信仰,以免受到冒犯。
這樣一來,歐盟所有國家領袖,就受到道德挑戰。法國總理要不要開放巴黎愛榭麗宮,英國首相也要不要開放唐寧街十號?然後是英女皇的白金漢宮和丹麥女皇?
開放了,你做了傻仔,不開放,在道德感情的流行榜,你輸過芬蘭和丹麥。難怪首相金馬倫,帶着英國人的體面和虛偽,明確告訴德國總理:必要時,英國退出歐盟。
當歐洲「啪」了左膠的搖頭丸,然後一個挨一個地搖頭顛抖起舞,英國如果也加入這樣的派對,如何面對世界?
波蘭、匈牙利、捷克,拒絕收容,但麥克萊卻要做德國的大姐。當一海之隔的沙地阿拉伯、卡塔爾、杜拜、巴林,所有的海灣酋長國,伊斯蘭國家,六星酒店、勞力士和江詩丹頓的招牌、LV和黃金,一個伊斯蘭同胞兄弟也不收容,歐盟就變成一群白痴。
國際政治許多時並不深奧,用常識就可以判斷。身為香港人,隔半個地球看地中海,你會在感情豐富的吵鬧之中,保持頭腦清醒,分辨基本的黑白是非,環顧四週,告訴你自己:在這個愚蠢而邪惡的世界,要堅持做一個有理智的正常人。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