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1月12日

英國痴,劍橋迷 - 陶傑

中國人的親英崇洋,銘刻在骨髓裏。英國的劍橋鎮,有人遊訪回報,早已黑壓壓喧鬧一片,淪為唐人街。
因為中國家長,包括香港中環人,崇慕牛津劍橋與他們追求LV、Gucci、法國拉弗紅酒的瘋狂相同。不但子女能上牛劍,一圓「中國夢」,連護老院改名「劍橋」,老人家最後一程,如果不被中國人員工剝清光洗浴示眾的話,本來也走得特別優雅。
英國朋友不解,曾經問我:中國人為什麼那麼迷戀英國,特別是劍橋呢?
我答:「因為英國劍橋,有一位不朽的代言人,名叫徐志摩。」英國朋友問:「這個姓徐的,來劍橋讀過書嗎?」我答:不但讀過,還留下很偉大的詩篇名句。
我Google,找了徐志摩的篇章,向英國朋友口譯:「在康河的柔波裏,我甘心做一條水草;」我說:「This guy would rather like to be a weed floating on the Cambridge river, than a Chinese.」英國朋友笑了起來。
然後我再口譯徐志摩名句:「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慾,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我慢慢的發現了康橋,我不曾知道過更大的愉快。」
徐志摩是由英國人來Define的,他將天堂介紹給中國人。但是,徐志摩有一樣不好,他去完英國劍橋,回來他的祖國,就覺得中國樣樣不順眼了,包括風景頂級的杭州西湖:「什麼西湖,這簡直是一鍋腥臊的熱湯,西湖的水本來就淺,又不流通。水渾不用說,風一來可真難受極了,又熱又帶腥味兒,真叫人發眩作嘔。」
中國人將徐志摩當偶像,所以劍橋為徐詩人立銅碑。這樣一來,中國人更痴迷英國了。
我看不過眼,曾多次告誡中國人: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親英呢,陰功?這個徐志摩比那個「香江第X才子」更洋奴一百倍,至少那個香江第幾的也去過杭州,覺得西湖邊蓋了卡拉OK、房地產、星巴克咖啡,看上去,也很和諧,不覺得作嘔。但徐志摩如果今日再去劍橋,看見那麼多農民中國人,他會像聖殿裏看見小販的耶穌,捲起一條繩子就掃場鞭打。
連去了英國讀書,回來掌摑老母,也用英文開罵。我今生最大的夢想,就是中國人不要太戀慕英國。或許,香港的劍僑護老院,請多幫忙,多虐待幾個老人,拆英國佬的招牌,幫中國人解一解徐志摩的劍橋痴咒。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