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2月21日

中港人為什麼喧吵 - 陶傑

日本傳媒報道,台灣人遊日本很怕被誤作「中國人」,都自覺將說話的聲音降低。
不但中國人,香港人外遊,特別是中年市民,講話聲浪都很巨大,在美加歐洲和日本,為當地人招惹迷惑。
為什麼講話聲浪特別大呢?首先是中港人民一旦離開中港,出了境,心理上壓抑全消,海闊天空,中國人有解放感,香港市民有釋放感。
解放感,是當中國人抵達東京大阪,走出了一個規條林立的國度,四周沒有了城管、公安、武警,沒有了各種各樣「不准超生」、「不准攀爬欄杆」、「不准亂按喇叭」、不許這樣、嚴打那樣的「法律」、「政策」、「規定」、「政治規矩」,忽然覺得海闊天空,心情極度亢奮。
加上口袋有現金,他們知道進神戶和北海道的百貨店購物,奶粉是真營養的,米是沒有毒的,茶葉是天然乾淨的,沒有在中國生活的那種全天候神經繃緊的緊張、警惕、提防。那股興奮、歡欣、快樂,是天天都生活在自由悠閒之中,一切都無甚稀奇的歐美日本人無法想像和理解。
所以中國人一出國,精神肉體都是一種真正的解放。他們長期自我洗腦宣傳的「中國人民一九四九年翻身得解放」,不是真的,「開放改革」後,能去到優越的美國日本、英國歐洲,留學或旅遊,無論多麼短暫,都感到才是真的解放。
解放了,你不會歡呼嗎?歡呼,能不喧嘩嗎?一九四九年解放軍入北京城,北京市民也一樣敲鑼打鼓的喧嘩,更何況現在。
至於香港人:平時住三百呎平方,上班下班、小孩子讀書下課,師奶家長逼子女補習做功課,香港男人忙碌為兩餐,工蟻一樣的奴役生活。
加上地產霸權,四周高密蔽天的高樓大廈、一樣的商場、酒樓、地鐵車站,香港人的居住環境,與中國人的心理環境,一樣是四面抑壓的囚籠。香港人從出境的一刻,在飛機上,到北海道機場排隊等入境的時刻,一團人的一張張嘴巴都不停在講話。
中國人和香港人,一旦離開他們當家作主的原居地必定喧嘩亢奮交談。講話的內容,不是如何爭取民主自由,而是飲食購物價格、帶小孩、找廁所之類的生活行動情報。一個是解放、一個是釋放,導致喉嚨聲帶音頻的小腦條件反射式的大鳴放。歐美日本的公民,覺得寧靜受污染而厭煩,但看錢份上,忍一忍,而且,籠裏的鳥兒放出來,飛上枝頭也吱吱喳喳唱得更歡,禽鳥如此,中國和香港人更堪。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