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3月21日

我不想做日本人 - 陶傑

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大罵倡議港獨的學生會,說他們想做日本人。
倡議港獨者,並無人說過在獨立後想做日本人,日本也沒有認領香港的計劃,因此李主席此一發飆,無端端將日本扯進港獨風波,如果大陸左毛會跟着在網絡再發動仇日運動,呼籲中國人罷買日貨,日本無辜受害,不太公平。
日本是世界公認的優秀國家,但做日本人,不是你「想」就可以,如果你相信輪迴,身為香港的年輕人和女性,你要這一生積很多很多的福。
然而在這裏我要很羞愧地公開自白:雖然我發誓我從來沒想過做日本人,但是二十年來,在歐洲、北美、第三世界旅行,非常不幸地,我時時被當地人誤認為日本人。
在英國、法國、德國、荷蘭、捷克,在餐廳、書店、咖啡座、酒吧,我被誤認為日本人不少於二三十次。當初我不明白,後來經調查,原來我在外旅行,從不喧嘩,身上沒有名牌,衣服的顏色不誇張,身為男性而沒有留短髮小平頭,進食自助餐時並無哄搶生蠔大蝦,在行人路交通燈紅燈時自動停步,而且訪看小畫廊、舊書店,手上時時拿着卡夫卡之類的英文書──我以全家的性命發誓,以上行為,絕對不是裝扮,件件出自早年因不幸接受英國人文教育的真實流露,但不知何故,周圍當地人搭訕,兩句下來,總問我是不是日本人。這個問題太敏感,我時時迴避不答。
但有一次我惡作劇,我告訴一個愛爾蘭教授:我是日本人,我叫Kitamura Tokoku──這個名字叫北村透谷,嵌有「陶傑」粵語發音,而北村是我喜歡的日本作家。那位萍水相逢的洋人覺得他猜對了,很高興。
但是我很不開心。許多年後,與幾位日本人吃壽司,米酒三巡之後,我含淚說:「我要向諸君懺悔,我在歐美,曾多次被誤認為貴國人,我無意冒充,我只是一個像胡適氏一樣明白西方文明和崇尚明治維新的亞洲人,成為一個日本人,無論我怎樣文明,我也不夠好(I am never good enough)。但叫我在歐美喧嘩、打尖、罵空中小姐、搶吃自助餐,用武士刀殺了我的頭,我也做不到。
日本是一個唯美的民族,我多次毫無選擇地在外國竟代表了你們的形象,玷污了日本的聲譽,我實在很糟糕,我曾想學北村一樣自殺謝罪,又無此勇氣,只能向貴國全體人民深切致歉。」說罷,我欠身鞠躬。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