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07日

哈里路亞 - 陶傑

有人對中國人恒常的傾軋仇恨這樣解釋:這個民族長期生活在陰謀論之中,付出的代價是失去人際起碼的信任。
中國的產品為什麼不可信?因為中國人不可信。這個世界為什麼不要相信中國人?因為中國人自己也不相信自己。
中國人的互相疑忌,因為兩千多年的法家統治。這個民族嘴巴說儒家,孟子主張性本善,但行為之上,實踐法家,而韓非子和荀子主張性本惡。商鞅將「性惡論」發展成株連家族、互相告密監視的嚴刑峻法,教秦始皇「統一」之後這樣統治千秋萬世。「性惡論」是中國民族基因的核心:告密形成誅心的定罪,誅心不需要證據,在需要告發互咬的時候,統治者需要大量奴才家丁,將疑忌蔓延為仇恨和恐怖。上自文字獄,下至冒牌貨,中國人為自己製造冤案和有毒食物。
在中國遇到斷肢行乞的乞丐,你會獲告知:千萬不要有惻隱之心,不要付錢,因為乞丐是化妝的演員,後面有一個財團。中國人廣泛的陰謀論令他們的良心逐步泯滅,為了自保,出賣朋友,將他人踢進火坑,這種事是時時發生的。
中國人早年去到西方,看見人家街邊的售書報的檔攤、地鐵閘門,無人看管,西方人自動投幣,無人貪小便宜,中國人看得張大嘴巴。我曾經告訴他們:說了兩千年的「性本善」,人家西方,不需要什麼論語儒家,誠實為本,善良奉公,你們是農民,西方國家才是大國民。
中國人時時說:「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這句歌詞令人發笑,中國人什麼時候不危險過?活在猜忌和陰謀之中,時時刻刻都危險,在本國買一瓶藥,買一罐奶粉,都覺得危險。去了外國也喧哄狂剷自助餐桌的大蝦,像飢荒逃難之中,因為他們覺得處處有莫名的危險。也許當他們在溫哥華洛杉磯買了花園房產,靠在大沙發上吁一口氣的一刻,才覺得安全,但中國人很奇怪:安全方一刻,他們又覺得悶,要擠進唐人街或回中國體驗那種喧噪和傾軋的危險生活。基因不能適應坦蕩、釋然,直到死了之後,面部肌肉Relax下來的遺容。所以中國人死了,其他人愛說:他去得很安詳。
所以我喜歡去中國人的喪禮,喜歡觀看死者遺容。中國人只有躺在棺材裏的一刻,表情才那麼真正的Relaxed,他們終於從自我製造的仇恨和壓抑中解脫。這時候我祝福那個終得解放的中國人,我說:哈里路亞。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