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21日

櫻花落處 - 陶傑

日本地震,中國網絡民意又幸災樂禍,講了許多令人震驚的話。從日本聖德太子派出遣唐使去長安,其後中國文化墮落,今兩國民族質素差別巨大,令人遺憾。
其實中國人嘴巴對日本粗魯,去日本購物旅遊時相互低聲詢問:以日本的潔淨和秩序,不知他們自己何時追得上?一百年、三百年,還是永遠無望?
日中文化不同,註定中國人永難了解日本。中國人淺,日本深。中國人大嘴巴,日本人保持沈默。單看哀悼死者,一方嚎啕慟哭,另一方強忍哀慟,因為喧嘩會令周圍的人不得安寧,所以要尊重。
日本人的隱婉含蓄,中國人無法領悟。唐詩的「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日本人也喜歡,但明月清泉,其幽靜的意境,一幅畫圖,僅框限於此十字之中。
日本詩人松尾芭蕉的名俳句:「閒寂古池旁,青蛙躍入池中央,撲通一聲響。」古池、蛙躍入水、水聲,然後沒有了。但不是沒有。此句誘發讀者在言詞之外的想像:青蛙入水無蹤,池水在波紋迴生之後,歸閉於玄古無垠的寂靜。這一片博大的意境,沒有寫出,皆在言外的空白處。
蛙躍入水而無蹤,池鏡洞開而復閉,又無縫圓接天地的空茫。日本人擅長說話只三分,其餘知心會意。所以日本人賞櫻花,非盡樂觀其盛開,而是哀賞其凋落,瓣吹成雪,最是醉人,而又由花墜之間感悟生命短暫。櫻落之後,有如蛙蹤過後的池水,皆幽暝自然。
中國遊客去日本看櫻,忙於伸展Selfie,攀持手機自拍,以誌「到此一遊」。農婦大媽則搖撼花枝,破壞環境。怪不得黃山那株「迎客松」,據說已經改用塑膠複製。日本人不會當場抗議,默默為中國人另闢一角,犧牲幾株人工種植的吉野櫻讓中國人蹂躪。此一忍讓定力,令人感動。
日本的中產階級,佔八成以上人口,從來不須「革命」,國民的品味高尚,古池蛙躍的藝術意境,早融入大眾生活。中國人的清泉明月,水墨詞章,則本來只屬上層士大夫的少數,復又以「工農兵無產階級專政」摧毀之,今日無所剩,除了追求粗糙消費追看韓劇的蟻民。落櫻、皎月、秀雪,終究與奶粉、廁板、無污染的珍珠米,是天地兩般層次。波紋不驚之處,即生死兩忘之頃,你才感到一片空玄隔世的悲哀。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