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6月05日

百年瘟疫 - 陶傑

香港年輕一代顛覆「六四」,反「支聯會」,拒絕「建設民主中國」,離開中國出走,除了一些語言較為粗劣,是中國和網絡全球的大氣候。
正如十九世紀末,當德國的尼采宣布「上帝已死」,西方的重工業發展到了頂峯,帝國主義和馬克思的「資本論」在前綫交鋒,歐洲必然湧現無政府主義、國際主義思想,然後激發希特拉崛起。共黨有第三國際,納粹也有第三帝國,連歐洲的知識分子也空前困惑。
此一禽流感、豬流感、寨卡病毒的雜亂大交戰,傳來中國,先演化為打倒孔家店的「五四運動」,再孕生第三國際的中國分部,繼而仇恨整個地主階級、中國士大夫階層。直到一九四九年,中國在列寧病毒和秦始皇的基因的結合轉化(Mutation)之下,再賠上一兩億性命,變成今日的這等局面。
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是一次全球的大感冒,但還沒有解決,要再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殺戮。其後,西歐痊癒了(美國基本上沒有病過,只麥卡錫時代打了兩個噴嚏),但中國和遠東還沒有病完,大躍進、「文革」、赤柬的波爾布,中國人的體質低劣,到今日你看大陸還遍地大媽毛毒,就知道一百年前源自歐洲的災劫,加上中國的農民暴政傳統,於這個本來就不太高智商的民族的輻射後遺症。
世界留給你的時間不多。胡耀邦、趙紫陽、六四前的中國大學生,中國人曾經擁有相對的「黃金十年」,很寶貴的機會,可以脫離魔障,走上正常的路。
美國、歐洲、日本,都一度向中國人伸出人道和善意的援手。但一九八九年之後,中國人將伸過來的手甩開,改以「市場」來腐蝕(Corrupt) 以基辛格布殊為代表的歐美西方商界,加上西方愚昧的左膠上位,伊斯蘭恐怖擴張,現在,有如愛滋病加上寨卡病毒,一切抗生素失效。第三次世界大戰正在醞釀,這是必然的社會科學結果。
香港年輕人這一代譁變,不過是一板巨大的平面圖上的一小塊,是一百年來這個世界大故事的延續。正如左派喜歡將塔利班和拉登歸咎於美國,一樣的邏輯:如果有人不喜歡,覺得是一場瘟疫,那麼各種病毒早在一百年前就種下。只是百年前這個世界有羅斯福、邱吉爾,甚或蔣中正,世界尚且無以避災,今日一群平庸的侏儒亂指揮,人類又何以逃劫?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