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09月1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恐懼有罪 - 陶傑

(美聯社)

希拉莉忽然健康出問題,不斷咳嗽,說話又有鴨子搖頭的奇怪症狀,報稱是肺炎,其實可能更嚴重,不排除柏金遜症。
患了病,心情難免毛躁,尤其正當權力如日中天之際,哪裏會甘心。果然開始控制不住,有點語無倫次了,大罵支持杜林普的選民,說其中一半,是所謂「一籮筐的廢物」(A basket of deplorables)。
首先英文溫故知新:Deplorable一詞,傳統作形容詞用,但英文是一潭活水,要配合今日網絡手機世代的短線路思維,一齊趨向簡單而反智。形容詞當名詞使用,還加上眾數,為了貼近大眾思維,不顧得舞文弄墨了。
這到底是什麼水準的世代,可想而知。然而更重要的,是希拉莉接下來的一份演繹:杜林普有一半支持者,籠統而言,全是一群性別歧視者(Sexists)、恐同症(Homophobia)、種族主義者(Racists),還加上「恐懼伊斯蘭症」(Islamophobia)。
這下子,得罪的人可多了。根據美國憲法,公民有投票權,兩黨競爭,不論如何對立,從未曾這樣侮辱對方的選民。何況美國人民主二百年,制度成熟,早已脫離口腔期,不是塞給他一打漢堡包就可以買通一票的無腦喪屍型物體。
至於選民不同意你的政見,就是種族主義法西斯,這一連串的戴帽子,不知希拉莉是不是向中國人拉票要捐款,近來跟唐人街社團和土豪泡混,茅台喝多了,沾染的思想。
所謂Islamophobia,有什麼問題?怕了他,也是歧視的犯罪?三合會是明末清初傳下來的文化,形成江湖社團,而香港民主青年偶像朱凱廸,聲稱受黑社會恐嚇,全家躲避,警方重兵保護,而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朱先生恐懼三合會人士,豈不是在歧視着正要追殺他的人,以及三百年反清復明的江湖文化?
美國人恐懼伊斯蘭,希拉莉的民主黨政府有責任,因為未能令國民享有四大自由中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恐懼不是罪行,而是人性,一種文化如果不斷產生歹徒,無法制約,此一文化招致他人恐懼也很正常。
無論如何口講大愛包容,德國和法國的航空公司不聘用阿拉伯移民下一代做機師,希拉莉的保鏢和工作團隊也沒有阿拉伯裔人。不是歧視,而是怕出事,怕就是恐懼了。這個道理人人明白,人人不敢講,西方就倒退回中世紀了。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