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24日

扔核彈 - 陶傑

英文有所謂「死語言」(Dead Languages)之稱:像古希臘文、西夏文、埃及象形文,已經無人再說。
二○○○年之後世界上永久湮沒的語言有三十多種,包括在南印度的歌千港(Cochin)一種由葡萄牙語和印度古土語交集的克里奧語(Creole)。葡萄牙人航海到此地,帶來天主教和商業,但後來覺得果瓦更好,遺棄了這個港口。克里奧語即告滅絕。
貓古稱「狸奴」,非常雅美。老虎古名「山君」,威嚴而氣派。荔枝古名「離枝」,即「離枝可食」之意。此等舊詞,也在二十一世紀手機一代的中國人之間成為「死詞」,逐漸湮沒。
凡稀罕或湮沒了的事物,也有「再激活」的辦法,譬如無間道,本來是佛學名詞,絕少人知道,因一齣電影賣座忽然變成通俗的俚語。
支那一詞,其實早溶入歷史,亦屬死了一大半的舊詞,經立法會不知是哪一股「外國勢力」資助的青政港獨人士宣誓──奇怪,一般來說,如此大事,哪裏由兩名少年人舞弄得起,外國勢力資金帳戶早就挖露出來了,但這一次,卻毫無金主人物披露,你覺得有趣嗎?──再由梁特領軍,將香港打造為「辱華港」,升級與十三億人為敵、兼侮辱全球華人的巨大層次。
然而市場潮流,永遠是年輕的消費者帶動的,所以在市場廣告學上,想推出一樣商品,找一個年輕人歡迎的明星偶像做代言人。
相反,一個死名詞,如果你覺得是瘡疤的屈辱,不想再擴散,就千萬不可找一個深受年輕人厭惡的「反偶像」(Anti-icon)來做「逆代理人」。梁特在香港年輕人和市民之間的「民望」,到馬會被噓,主持渡海泳也被喝倒采,不幸相當負面。由一個形象不怎麼樣的人物來吹雞領軍「反支那」,令人擔憂的是此詞只會越來越流行,越來越「正面」,兼香港年輕人熱捧。
如果不想這個死詞復活,即使司法覆核,最好由一位年高德劭人士(譬如已故的包玉剛、安子介這一級),以該兩議員宣誓用詞不尊而入稟,千萬勿有勞梁特署名。
不過據說原來由梁特親自嚴打「支那歪風」,越來越「疾風知勁草」,梁特將會更得習總的寵愛,越連任有望。這樣又不同了。由「純政治」、也就是德國人所謂Realpolitik的學術角度,一切以我為主,為我所用,將上下四周的人,玩弄於股掌,政治只講利益,又不能說不對。梁特是百年不遇的香港特區政治家。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