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1月24日

肥彭與曾前主席 - 陶傑

路透社

前立法會曾主席因被視為下屆特首熱身人選之一,卻因出書找「千古罪人」兼末代港督彭定康作序,兼計劃與肥彭出席論壇,慘遭愛國陣營打小報告,嚇得要打退堂鼓。
原來在香港一眾親中小愛國眼中,肥彭還是十三億中國人民的公敵,曾主席跟英帝頭子勾肩搭背,即是通敵有據。
但是肥彭在二○○二年四月,曾經接受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邀請,去北京的中共中央黨校演講,並以國賓身份入住釣魚台國賓館。
肥彭不但會見了江澤民,尚會見了當時中國副總理錢其琛。有好事的幫閒者不解,追問一個叫李后的前中方香港事務官員, 為什麼會搞成這樣?李后答:「他現在不再是港督,事情已經過去了。」
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亦即肥彭已經榮獲中國「平反昭雪」。
六十年代有一個在毛坑裏挖糞的工人叫時傳祥,因為獲得當時為中國國家主席、後來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天安門握手接見,時傳祥師傅即被紅衛兵指為劉賊同黨,批鬥不休,後來含冤而死。
既然江主席、錢副總理邀請過去黨校演說過的彭定康,已經有中國官方定性,為何曾主席的著作邀作序則變成通敵?還是打小報告的那幾個愛國炎黃子孫,認為江主席錢其琛和李后等也是敵人?還是越老愛國、越眼紅曾主席的「社會向上流動力」強,眼見人家終於走向國際,而自己到七十歲還住公屋、只過年去工聯會領取月餅福利,以及在投票時等待一輛旅遊車和五百元超市禮券加一個飯盒,因而心理不太平衡?此則不得而知。
然而曾主席似也太過畏懼此等中國農民的「民意」。須知伊索寓言:一個農民跟他小兒子,騎一頭毛驢上路,無論農民騎驢子、兒子走路,還是讓兒子騎驢、自己走路;還是兩父子一齊騎驢,總有好事者在旁指手劃腳。
人言可畏?但上智下愚,真正的領袖,如列根、戴卓爾夫人,甚至杜林普,根本不理會他認為不入流的所謂「人民群眾輿論」。
狂人入白宮,據說快要核戰。毛主席說:中國不怕打核戰,人口死一半,在廢墟建設共產主義。如果我是曾主席,我不必理會打小報告的那些,只要有毛主席的自信,認定一旦即使核戰,打小報告的那些,屬於化為煙灰的那一半人形廢料,而活下來的另一半有自己,正如當初咒駡肥彭的魯平,早已失意而死,肥彭卻還活着。想到這一點,就有底氣了,堅決照原定計劃與中央黨校國賓彭定康同台。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