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8月22日

人工智能詩 - 陶傑

互聯網圖片(互聯網)

人工智能(AI)由西方文明發明,傳到中國,當然超前人來瘋。杭州出現第一家由AI運作、無人工操作的超級市場,產品電子識別,收費用手機,湊熱鬧者人山人海,還吸引了數百中年大媽,湧進而蹲坐地板,免費嘆冷氣之外,像香港星期天菲傭印傭坐滿了公園和天橋,一面抓着小腿搔癢,一面快樂地聊天。
在口腔期之上,人據說還要追求「精神文明」,於是出現了AI的機械人賦詩。大陸一名女記者,向電腦輸入「春天來了」一組漢字,電腦即刻組作出一首詩來:「春草黃鸝似有情,天邊梅柳近聞鶯。來從月上行舟過,了卻花前認舊名。」
電腦不是人腦,作詩只當是文字的數學組合,將幾萬首前人的詩句詞彙,當做「大數據」,然後以精算方式「作」出一詩。這樣的「創作」,只是一套「科學程序」,其「詩」會押韻,但沒有人味。
譬如首句:「春草黃鸝」是兩個名詞的組合,湊上「似有情」,就是硬來。春天的草,加上黃鸝這種鳥,怎樣就「有情」了?此句沒有交代。
下一句也沒有闡述,即刻跳到「天邊梅柳近聞鶯」──梅花和柳樹,都是栽在湖畔和村舍的植物,不會遠在「天邊」。梅花冬天才開,柳綠在春夏季,因此「梅柳」不可能同時綻開。黃鶯應該就在柳樹上囀唱,到了冬天,梅花盛開時,是沒有黃鶯的。何況既「天邊梅柳」,為何黃鶯卻在近處?這就是AI人工智能「作詩」的智障。
況且好詩不止寫景,尚須情景交融。「情」就是作者的心境、處境,能攀登的意境。「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幾句無一「情」字、也沒有「落寞」、「空虛」等形容詞,忽然由喧噪繁華的燈會,轉入一個完全不同的鏡頭。人工智能再玩一千年,也製造不出。
因為詩不可以平板直敍,如蓼園詞選稱許李清照:「短幅中藏無數曲折,自是聖於詞者。」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即是曲折,也就是層次。
走進超級市場,推一輛購物車,也眾貨中尋心水,不懂的找個店員問問。這首電腦詩的幾組詞彙,令我如看見一群大媽闖進,一屁股坐在地板,當做弄堂,在雜亂中聊天。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