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05日

一點也不好笑的問題 - 陶傑

互聯網圖片

性侵大風暴,可能令香港體育教練這一行人人自危。
若體育教練有胡歌的天使面孔、彭于晏的魔鬼身材,簡直是天掉下來的香餑餑。如果我是中學女生,我會想欽點他為我督導。
最好玩平衡木,故意踩空,他驚叫一聲,矯健如鷹,張開健壯的手臂如翅,一把摟着──那對手緊抓着嬌軀的哪一處,還重要嗎?恨不得就此死過去不再醒來。
其他女同學圍攏過來,嫉妒死了,紛紛叫:憑什麼是她呀,Me too。
以上場景,只是楊凡美學電影的設計畫面。不幸在醜陋的現實裏,體育教師不是香餑餑,多是老伯伯。上課時瞪着一對三角淫眼,往女生緊身的短褲之間打量。
雖然這位cheap翁畢業自上海聖約翰大學體育系,文武全才,南來香港前不但在大陸勇奪過全運會長跑銀牌,還曾上山下鄉,做知青時讀完相對論和資本論,還有康德哲學、兼修拉丁文、希臘文、法文、德文,據說西夏文亦通少許。但見到如此十八般武藝件件似耍得一兩套的cheap翁,着一件廟街版冒牌Polo T恤,挾一股維園阿伯體味也學着挨湊過來抽水,你還Me Too?Me吐,或者咳吐,想嘔痰才對。
體育教練不易為。許多體育項目,除非恪守二千年前「男女授受不親」之孔老夫子規條,否則豈不可能碰到女生的玉體。譬如教風帆,才一塊丁方小板,風高浪急,教練(多半是洋男)一定要將人摟緊,若帆船翻側,齊齊下水,波濤洶湧之間,女徒弟在嗆水掙扎,教練當時一隻手摸揑着哪一處長久不放,其有何必要,是何動機,還真不好說。混亂中撈救上岸,嘴對嘴的還人工呼吸呢。回家經媽咪一驗,發現已非完璧,不知道是船桅傾倒時混亂中撞裂的,還是什麼。去學校投訴,校長和校董會大驚,真相永難知曉。
我相信,許多女子金牌都是這樣經男教練精心妙手打磨出來的。
算不算性侵犯呢?網絡發達,又掀公審。不幸男教練擁有「胡于晏」合體的高端質素,萬中無一。即使改用女教練來教女生,一樣有可能性侵,因為當Miss是Lesbian。
而受害人亦視乎身份,這個出了事,明明不獲女特首理睬,下一個一出來Me Too,林鄭就叫警察來敲門取男教練口供,停職審查,一樣也無厘頭的拿揑不準。
所以二十一世紀,做香港的體育教練,不如做政府殮房的驗屍官。一具女屍由男法醫親經手,無論如何折騰,俱不會坐起來控訴驗屍官性侵犯,除非在工作時,窗外行雷,忽有一隻黑貓剛蹦跳過那具冰冷的裸軀。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