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2月0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久石讓沒有票了 - 陶傑

互聯網

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五月在香港的音樂會,門票全部售罄,還出現黃牛黨,將門票炒貴十倍,要進去聽一場,須付款港幣逾一萬元,即釋迦牟尼回來,肉身弘法,我認為亦約值此價。
許多中產階級品味人士四處撲票不果,問我有沒有。我說:半年前我幸已有兩張。講這句話時,不知何故,我竟興起一絲高端人口的優越感,覺得很幸福,噢,真是罪過。
久石讓是二十一世紀偉大的作曲家,在全球化的潮流下,得西洋音樂出雅入俗的神髓,仁樂祥和,配上宮崎駿的畫面,實在是人類現代文明的瑰寶,身為亞洲人,與有榮焉。
久石讓的「天空之城」,奏出了靈性的脈動,善美的天籟,與莫札特一些最飄逸的作品可以並高。「天空之城」雖然最為中國人熟悉,畢竟只是一小角,如聽小孩的「搖籃曲」,只窺得布拉姆斯的一角而已。
最近一位很愛中國的中國朋友,非常反感日本佔領釣魚台,不知何故,因為「天空之城」也喜愛上久石讓,買不到門票,非常不開心,質問香港人為什麼瘋狂親日。我遂起了慈悲心,為她開導。
「其實你不必傷心失望,」我在Google 搜索一番之後向她匯報:「二○一二年二月重慶唱讀講傳紅歌團,在香港大會堂演出,同樣也爆滿,一票難求。據鳳凰網報導:『香港行票務的策劃部總經理鍾麗娟,手機天天被打爆,多半都是要演出票的,可她手裏早已沒票了。』」
該年二月七日這樣報導:一位叫章鎮和的香港居民,春節回家鄉過年,知道香港大會堂有重慶紅色音樂會,決定提前返港,工作人員很感動,無論如何為老人擠出了一張票。章鎮和老伯伯對記者說:「高興呀,八十年代從大陸來香港,很喜歡紅歌,能把我帶回激情澎湃的歲月。」
由此可見,說香港人親日,是不太全面,老一代的香港新移民還是很愛國,重慶紅歌曾亦在香港一票難求。香港是一個文化多元的國際城市,紅歌一票難求,久石讓也一票難求,這是香港可愛的地方。
「但那時紅歌在大會堂為什麼沒有黃牛黨呢?」愛國的她忽然想起一個問題,自然自語問。
我裝作沒聽見,說:「天氣很冷,天文台說明天只有六度呢。」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