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3月1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就要那個黑咖啡 - 陶傑

互聯網

時裝設計師兼旅行家鄧達智回英國,去一家咖啡店,發現不可以稱Black Coffee,「黑」咖啡,因為須「政治正確」,Black有所謂的種族主義之嫌。
十多年前我在英國,與一舊英國女生同學見面。她剛從非洲肯亞救濟災民回來,有非常進步的全球化大愛思想。剛坐下來,她要一杯「加奶的咖啡」(Coffee with milk),我叫一杯「黑咖啡」,她即刻糾正我,政治正確的說法,是Coffee without milk。
我聽了笑笑,喚來侍應,說:兩杯咖啡,一杯「美咖啡」(Beautiful Coffee),給我;另一杯「醜咖啡」( Ugly Coffee)。
侍應聽不懂。我說:「七十年代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興起,美國的黑人婦女,掀起了一個附屬運動,叫做Black is Beautiful。美咖啡,即是黑咖啡;而俗話說黑白分明,Black and White,因此另一杯White Coffee,White即白種人,也是禁忌,黑的相反就是白,Beautiful的另一極,就是Ugly。」
當日舊女生聽了一呆,隨即大笑。我答:The sentence would take Sherlock Holmes two seconds to work out the logic within──這句話,如果是福爾摩斯, 兩秒鐘就明白其中的語意邏輯了。
既然已經肯定Black is beautiful ,若今日不可以將不加奶的咖啡稱為Black Coffee,在邏輯上,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連黑人和左膠,其實心裏都承認,Black is not beautiful。所謂Black is beautiful,正如「共產黨好」,連共產黨員也知道是一個謊言,否則共產黨官員貪污就不會把財產和子女送去沒有共產黨統治的美國。
月亮喜歡藍,我喜歡黑咖啡,為什麼左膠和黑人卻不喜歡「黑」這個字,以致在美國不可以叫Blacks,只准叫African Americans?真的很智障。
連中國人也很喜歡「黃」這個字。黃河,Yellow River,不會說成The River with mud,或The Muddy River。色情書刊,中國人叫「黃色書刊」,黃色等於淫褻,炎黃子孫不會將一個堂正的「黃」字,視同英文的F word不可啟齒之粗口。
黑人的自信,比不上中國人。不過,中國人去美國也要小心禍從口出。曾有一群大媽去紐約百貨店購物,指着貨架頂的一個皮包,大喊「那個那個,那個handbag」,那個「那個」的發音,黑人女售貨員和四周美國人聽成是Nigger,幾乎引起一場戰狼2式的大廝殺呢。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