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3月22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戒毒容易戒機難 - 陶傑

《Black Mirror》Season 3劇照(互聯網)

手提電話不但成為生活的一部份,還成為了靈魂的主人。
美國衛生健康專業女記者貝麗斯(Catherine Price)推出專著:怎樣與你的手提電話分手(How To Break Up With Your Phone),將手提電話變成一個情人、伴侶、丈夫,這才發現手提電話有電影「斷背山」裏的名句: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成為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深層毒癮。
有了手提電話,何需還有可卡因、大麻、海洛英?貝麗斯指出:現代的全球化公民,個個患上了一種叫做CSUP的新心理症候:Compulsive Smartphone-Use Pattern。」要害在於Compulsive這個字。
除了網上自動彈出來的商品推銷,群組的泛濫,加劇CSUP的手機毒癮。貝麗斯指出:每次手機輕微震動一下,機主感受到有短訊出現,腦部會產生一種叫Dopamine的化學物質。
Dopamine在大腦的分泌雖然只短短一瞬,但自動分泌一次,人對手機的倚賴和渴望就多一分。看了一次之後,人的潛意識在處於等待和渴望下一次震動的到來。
人腦逐漸與一具手提電話形成緊密的共生關係,不知不覺間,對於手機輕微一下的震動,渴求越來越強烈。
換言之,若手機長久無動靜,會做成人的焦躁。貝麗斯問每一個消費者:「你晚上睡覺,手機是放在離你床頭近的位置嗎?」人的意識越浸淫進手機網絡一分,人的靈魂逐漸就稀薄一分。
久而久之,人與手機形成奇妙的精神伴侶關係,甚至有了第六感。例如當你使用洗手間時,將手提電話不經意放在洗手盆邊緣,馬上會警覺:手機很可能會掉進洗手盆裏。而十之有八九,三十秒內,手提電話真的掉進了洗手盆。
這就不止是上癮,而且是鬼上身。有如泰國的邪術「養鬼仔」,怎樣戒掉手機這個鬼仔呢?貝麗斯建議:第一步,先廢棄手機二十四小時,一日之內完全看不見那個魔幻小屏幕。第二步是刪除你不需要的所謂Apps。Apps越多,滾動的誘惑越大。
這只是簡單的兩步:在你人生的年曆中,每月一次,建立一天的「無手機日」,然後不妨由每月改為每半月。放你自己一天假,或讓你保釋外出一天。但到了那時,你會不會覺得:沒有手機用的人生,才是真正的終身監禁或無期徒刑?
一具手機,就是一個黑洞,將一生人吸了進去。所以,極權早已發現:要控制一個民族的思想,封鎖全部奴民的靈魂,由通訊開始,繼而衣食住行,必先完全佔據其手提電話。許多愚民,自己已經淪陷,成為一群一生都低頭魂遊的喪屍,還在嘲笑其他跟他們不一樣、尚有幾分昂頭而清醒的,是「怎麼你們還那麼落後」。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