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9日

王妃今昔 - 陶傑

圖左為法新社圖片

王妃該是何等氣派、哪般法度,若稍生得早,即在銀幕上見識過嘉麗思姬莉(那時多溫柔的香港粵語譯名),就不想多看一眼二十一世紀網絡起哄的那種「平民王妃」的又一場婚禮。
請問王妃如何能「平民化」,如大牌檔,炒一碟豉椒魷魚,一竹筒子的木筷,一張摺凳子,飲品合該只能是一罐平民的青島啤,而不可以是法國的Burgundy。
翠華餐廳卡位桌面玻璃的一端又何須供放一盆水仙花?這就是「平民王妃」一詞品味邏輯之缺失。
王妃合該出身華貴,簪纓五代,以供萬民仰望。紅樓夢裏元妃回家省親,太監傭僕丫鬟,布園點燈,賈政率滿族親眷出來躬迎嫁入皇家的女兒,那個千軍破萬馬又鴉雀無聲的大場面,曹雪芹須換一枝工筆專場細寫。
哈利王子迎娶這一位,外家丈人品格有問題,行為不老實,來自墨西哥——這般地名,已經好像一個叫做「羅德丞」牛津畢業的香港殖民地望族主家娶媳婦,若親家老爺的名字叫做「胡四蝦」,出身水上人,兩個名字是不可以併攏齊頭印在婚宴的紅帖上的。這就叫做階級禮數。
「王妃」卒業於美國西北大學,讀國際關係,唯墨西哥一家子喧嚷的八卦新聞很多,來不來參加女兒的皇婚,已經很尷尬。英女皇照例從未置一詞,但全球已經可以想像,見狀必然一張撲克臉孔,眉毛一揚,輕咳嗽一聲。王夫則面挾寒霜。
不論西班牙文或英文,都沒有「齊大非偶」這樣的成語。不錯,戀愛是兩人的事,但嫁入皇室,國際新聞,闖入公眾視野,就是另一回事了。
強調作風平民,一開口就迎合美國式的政治正確:「我雙親一個是高加索,一個是非洲血統,我很驕傲。」準王妃發表如此政治宣言,實在過於十三點。英國傳媒最懂得虛偽地使壞,由她家人的衣着到她的言談,一五一十詳細報導,讓讀者看,作何感想,大家知道,只是不說。
人家嘉麗思姬莉這才叫王妃,雖然嫁入歐洲小國摩納哥。金髮、口紅是Crimson ,平時一件米白色的襯衫,草綠窄褲子,一條絲巾,一串珍珠項鍊。一抹淡恬的華麗藏在蔚藍海岸開篷積架汽車的野餐路上,伊人彼景,襯地中海一條白浪的花邊。
圖文刊登在法文的Vogue,雜誌英文版同步譯出,這才是驚艷。但這種新聞要印在紙張上,擱在早餐桌,一杯黑咖啡沖好進食吐司時翻閱細賞。
現世哈利王子這一對,屬於全球化、手機、Emoji 、Selfie 的躁狂世代。家庭出身本來不要緊,這一對喜歡反建制亦可,但皇室就是最大的建制,卻同時要那股威煌。中國五毛領袖移民美國,香港的愛國精英子女都送英美,深遭民眾鄙視。這一代王妃也如此之假,以「貼地」為藉口,那些喧噪的家人拜託遠離一點好。這一切叫做作孽是言重了,合該是氣數。
因此懷念嘉麗思姬莉,一如名正言順地欣賞帝國主義。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