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29日

我是潘金蓮嗎? - 陶傑

互聯網(互聯網)

網絡世代,人類「對話」靠推特短訊,思辯的能力越來越粗糙。中國式思維加社交媒體,雙重災難,心水清的人,會發現由群組到五毛,網上論壇到「環球時報」的社論,患上的Fing頭症狀,日趨嚴重。
因為美國出了一個推特總統。此君的間歇性爆炸,遂令中國人有如在一大半被屏蔽了的大陸網絡上,偶發性看見一個金髮美女露露點。露一兩秒,又黑掉,對於發育青春期又理智尚未成熟的少男,如此一勒一爆炸,哪能不舉國五毛瘋。
所以美中貿易談判,中國人時而歡呼「美國服軟了」,時而大罵自己的劉副總理「喪權辱國」。忽信心亢滿,「川普是生意人,美國要靠中國市場養活」,時而又垂頭喪氣,首富馬化騰嚴正宣佈:「美國制裁中興是打醒了中國」。令你搞不清楚,二十一世紀中國人的定位(Positioning),到底是愛國,還是漢奸。
愛國與漢奸,戀美與仇美,有如道家的陰陽太極圖,乾坤交泰,陰陽易位,在這個亢奮的民族的基因裏其實隨時可以移形換位,交替發作。
本人積二十年近距離觀察之經驗心得,認為欲了解這個民族在追求對比LV、Chanel以及深圳香港房地產呎價之外的所謂內心世界(If there is any),只須知易經之基本,即可窺悉全部,譬如:香港特區的首長官僚,為何推行「國教」,他們的子女卻送往英美。
一個會在夜總會貴賓廳與小姐一起發明「冰火五重天」遊戲的民族(其實發明此技的是八十年代尖東的香港人,而香港人也是中國人),與忽冷忽熱的川普一起玩,中西交滙,就像徐志摩說的:天上的一片雲,投影在你的波心,發出了特殊的光亮,嘩,簡直是天雷勾着了地火。
上帝在這個時機,偏偏惡作劇地,將一個特朗普,賜給了大家。正如西門慶遇上了潘金蓮,美中關係,怎會不一時撕咬扯揑,一時又香軟纏綿。一聽到川普說:Xi is my good friend的時候,就要搬張櫈子,備瓜子備茶。
古典文學,是扯遠了。愛國議員蔣麗芸的妹子蔣麗萍有一首歌,叫做「我為你狂」:「一陣叫聲,無力地吶喊,請聽我講。我不願事實會這樣!你使我瘋瘋癲癲,一張臉朝晚難忘,然後每次見你,使我心震盪。始終不知你,不知你心意如何,每天站在這處望──」
某國人還以為找到了美國的死穴,但川普找到了某國人的G點,故此一噸噼啪之後,渾雜着快感的叫聲。大國外交亦不外金瓶梅續篇矣。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