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27日

「爸爸我起不來了」 - 陶傑

我的国到底厲害不厲害,似引起了爭議,但在我的国卻出現了一位很厲害的爸,在海南島,因為六歲的小女孩在家調皮,被這個三十歲的父親用皮鞭狂抽致死。
小女孩打得全身血紅變青紫,青紫而瘀黑,她這短小的一生最後一句話,是向這個厲害爸哀訴:「爸爸我起不來了。」
魯迅評說此等作風,有一個名詞之精警:「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弱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藥的民族中,一定有許多英雄,專向孩子瞪眼,這些孱頭們!」
中國人之間不乏孱頭:城管暴打女小販;在文化圈,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文人兼明史學家吳晗時為北京市副市長,惡狠狠批鬥留英的儲安平、揭發羅隆基,中國人不論讀書與否,其基因中必有「孱頭」的成份。
在弱肉強食的GDP社會,此俱是正常生態,只是這一宗非常特別,由父親活活鞭死幼女。此一民族之孱頭文化,在中國夢新時代,似又添血染風采之亮麗篇章。
魯迅說:「死於敵手的兵刃,不足悲苦;死於不知何來的暗器,卻是悲苦。但最悲苦的是死於慈母或愛人誤發的毒藥,戰友亂發的流彈,病菌並無惡意的侵入,不是我自己制定的死刑。」
這個小女孩的死因不屬這悲苦幾類,所謂無可救藥,或其邪惡與悲苦,在民國時代見識過多般罪惡和愚昧的魯迅認知之外。
針對兒童已經有毒奶粉和假疫苗,卻也偶有這等極端的慘劇。到了這個時候,既然其國務院總理也說「超越了道德底線」,卻也一切無言。
好在美國時有中產階級夫婦來中國收養女嬰。孩子到了美國,得到西方文明領養,一生命運,在陽光中成長,就不同了。海南島親生女兒虐殺案,只能令人思考,為何輪迴投胎,是如此微妙得不公平。為何美國夫婦有那麼多,走遍全大陸,就是沒有一對遇上過這個小女孩。
佛家有一句很美的話:「愛不斷不生淨土,業不重不生娑婆」。什麼是業呢?前生的惡業,不錯,驅使你此世降生於一個無可救藥的民族,但六歲的小女童又是何辜?
正如中國廣西玉林,一年一度,那成千上萬絕望哀鳴的狗。他們為什麼降生在這個國家?一個「業」字無以釋疑,亦無以去障,或許,如煙似霧,似有還無,都只能望眼欲穿,在屠刀和血鞭落下之前,等到一對美國夫婦的隔世因緣。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