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12日

教育以「優勢」為準 - 陶傑

特區教育局之楊局長在電台講中國語文教育,用粵語還是普通話,因為十四億人講普通話,你香港人口才七百萬;換言之,是不是以粵語教學中文,可能會失去了「優勢」?
此言一出,慘又遭香港人罵了個臭頭。
局長覺得這次很冤枉,認為只是提出一個「疑問」,即是若以粵語教中文,與中國十四億人之普語潮流抵觸,是不是會失去「優勢」?局長認為,這只是屈原式喃喃自語的「天問」,不是一個結論,你們香港人不應該展開「網絡欺凌」。
然而身為教育局局長,指出教育應該「順優勢」而為,即以市場實用為宗,本身就非常的中國人。
若說十四億人口市場龐大浩蕩,即為須順應的「優勢」,大學裏的許多學系,全無「優勢」可言,不如停辦,不停辦,也要改革。
譬如香港中文大學有藝術系,藝術屬於極少數人欣賞之事,香港和中國大陸,有幾多個懂羅丹、吳冠中?應改為電腦動畫系,由市場上極受歡迎的香港連環圖藝術大師黃玉郎先生為終身榮譽教授,馬榮成為系主任,上官小寶為副教授,保證從此每年申請入學者,比橫渡地中海拍門進入歐洲的伊斯蘭難民或北京美國領事館申請親屬移民的中國人更為踴躍,「中華英雄」和「龍虎門」不是藝術嗎?若表達功夫武打之動感之社會人性,絕對勝過張大千。
讀音樂系,又有何「優勢」?香港管弦樂團年年要政府貼錢,做一名大會堂裏的提琴師,今日李斯特,明晚布拉姆斯,十年都黏着父母住香港蘇屋邨的荷花樓,上不了樓。音樂系即通通改為以電子結他教學,在香港、英治時期還可以跟一群賓佬在尖沙咀碧瑤夜總會有口飯吃,今日「優勢」何在?
五十年代,錢穆唐君毅來到英殖香港,辦新亞書院,教孔孟儒家論語。那時香港教育獲得英女皇承認者,須全英語上課,你中華文化之花果飄零,關手停口停日夜手作奔波的四百萬香港人什麼事?
「優勢」此詞常見於GDP時代的中國及特府官員之酒會致詞,非常Chinese。我同意教育若以「優勢」為標準,許多學系應關門大吉以省卻納稅人金錢,包括「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越研究「文化」,越講「文化包容」,越文化包容,越「包容」出全球四出喧嘩打尖、打滾撒野的大媽型喪屍──雖然喪屍(Zombies),亦可謂文化學術之一種,今年牛津入學試即有一題:吸血殭屍(Vampire)和喪屍,要你挑選做一種,你寧選做哪一類,更有優勢?
答案是喪屍,因為喪屍群體出沒,同類可互相支援;而吸血殭屍,只是獨行,遇到人類攻擊,在雞蛋與高牆之間,一隻寂寞的殭屍,會遭到邊緣化,毫無優勢,不幸只淪為雞蛋。

陶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