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05日

做飛機師有福了 - 陶傑

《Good Luck》截圖(互聯網)

不但台灣的空姐被迫替四百磅的肥白人擦屁股,日本一名空姐爆料,聲稱空姐為增加收入,向機師提供性服務,賺取外快。

美國刮起的Me Too運動,由荷李活的維恩斯坦開始,波及教育界、宗教界,並席捲川普委任聯邦大法官的政界,還入侵香港的體育界、大陸劉強東案的政商界。我一直奇怪,全球每天三萬航班,一架飛機飛到三萬呎高空,機師對空姐,一直沒有聽過一宗Me Too案?

難道在大氣層,雲天萬里,離上帝比較近,層次清高,機師個個都道德正能量,空姐提着餐飲敲門進駕駛艙,反手關門,然後大家都唸玫瑰經?

但為何這個行業,從未經Me Too聲討?沒有一個空姐,出面哭訴過若果唔知面前被一個男機師如何如何(或一白嫩空中少爺,被女機師或女Purser淫辱;或被老男人基佬機師搞玩……etc etc,總之性別種類繁多,恕不盡錄)?

經日本空姐一踢爆,原來航空業的飛機師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現在好,終於有了,原來航空業一樣藏污納垢,還是未計頭等艙到經濟位各等土豪賤男之種種性侵擾。

在影視圈,可以將維恩斯坦送上法庭、奇雲史柏西停拍「紙牌屋」,然而機師這個行業,享有特權:你不能鼓勵空姐人人帶頭舉報十年前慘遭Me Too,只憑一面之詞,然後將全球一半飛機師即刻停職、解聘、戴上手銬送法庭。

航空業已經營運困難,油價波動,機師患抑鬱症日多,再加上Me Too清算之恐懼,影響駕飛機心情,空難風險增加。精英學者也時時坐飛機,去達窩斯論壇,去非洲擁抱饑饉,機師這個行業,雖以鹹濕聞名不下於開戲的監製導演,左膠知道,機師心情、航空安全為一體,小命要緊,也不敢挑釁。

因此,那上面,明明應該是個重災區,這個行業卻是個Me Too免責的殖民地租界,比做神父、電影監製、體育教練、美國聯邦大法官,通通都安全。日本空姐之控訴,僅為收錢之性工作,情節不同。

所以,左膠的「政治正確」,全是政治;而政治,是現實而雙重標準的。若可獨立思考,即不會被什麼大愛包容政治正確的口號政治綁架。

而衝上雲霄,又是一個多浪漫的行業。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