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9日

這種人錯在哪裡 - 陶傑

《The Dictator》劇照(互聯網)

奧巴馬希拉莉閹割基督徒的文化身份,以Easter Worshippers來偷偷摸摸,暴露了西方所謂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典型的無知。

他們自己以無神論者自居。原因之一,是認定在西方歷史上,相對於伊斯蘭文化,基督教的十字軍東征,大有西方文明的原罪,是侵略和屠殺的一方。

白左對基督教歷史的認知,割裂而片面。他們不知道,認識基督教文化,必須由其初心的起源開始。耶穌在巴勒斯坦的出現,是因為反抗羅馬帝國的殘酷。羅馬帝國有奴隸制、鎮壓奴隸首領斯巴達克的起義、釘十字架的酷刑、鬥獸場。基督教的緣起,是反抗羅馬帝國壓迫人性的殘酷。

基督教由於出現那一天開始,就已經定位為弱勢族群的代言人。耶穌的博愛,本身是對仇恨的人性博弈。但耶教本身有排他性,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是在特定的歷史背景之下出現的異變。

正如中國的儒家思想,孔孟的初心,並不是叫讀書人都做皇帝的奴才。但兩千年來,儒家與政治結合,也出現了不同的異變,但不妨礙其思想學說的倡導。中國人面對其他少數民族,包括藏傳佛教,不必以儒家為恥。

但西方的白左,只抓住某一兩個時期,例如十字軍東征,或十九世紀美國信奉基督教的莊園主蓄養黑奴,或某一時期基督教對同性戀的反對(但其實後來也因時勢的轉易而包容了),當做基督教文化全天候的主流。自我貶斥、自我批判,最後將自己痛哭流涕地否定。

但西方白左,將主動騰讓出來的空間,全部讓伊斯蘭佔據,毫不理會伊斯蘭在世界上全面原教旨主義化此一危險的現實。伊斯蘭本身從未驚過基督教的宗教改革,沒有探討過人性的釋放,原教旨主義更全面復辟與羅馬時代一樣的殘酷。這一切,西方白左完全視而不見。

即使無神論,環保、愛護動物、濟助第三世界的貧窮,本身已經是基督教價值觀的實踐。你不必是個個星期都上教堂的基督徒,只要維護民主自由,已經是耶教文化的實踐人。

但白左卻視基督教為仇敵,跪舔伊斯蘭毫無保留,又去將任何探討質疑,定性為「極右法西斯」, 壓制言論自由。由學術開始,遍及政界、新聞輿論和影視。

白左自己中了邪,奧巴馬希拉莉這種人,平時裝扮精英,指川普沒有教養,其實是無知之尤。跟隨這種人喧嘩,人只會越來越蠢。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