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5日

靈長類動物的高和低 - 陶傑

互聯網

人類的文化,沒有高低之分?這種低級的左膠見解,開玩笑吧。

先用中國老一輩人最崇拜的蘇聯,即俄國人──不忘初心,溫馨提示:現代中國人的祖宗是列寧──來說事。西方古典音樂,俄羅斯的莫索斯基,最多只算三流,但莫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講睹物思人、心潮澎湃,整體已經高過千萬人似要尋死覓活的「黃河協奏曲」。

若論河水的流動和節奏,如何以音樂來體現,勿聽「黃河」,聽捷克作曲家史梅塔納(Smetana)的「莫爾道河」(Die Moldau)。

至於維瓦第的「四季」,結構完整,渾然天成,至今未有中國音樂可以望其背。當然,若閣下緊握雙拳情緒激動地高聲堅持「春江花月夜」好聽過莫扎特的小夜曲十三號G大調,如同堅持華為手機比Apple好,或張家界之風景必靚於瑞士,或「洪湖水浪打浪」好聽過「蝴蝶夫人」,那麼fine,considering今日中國大媽在巴黎掃貨之消費力,我非常樂意收口。

至於文學,確實紅樓夢是東方小說之最高成就,可惜作者只此一部。而同樣見盡生死名相,莎士比亞有三十七部。紅樓夢一翻譯,即刻打個三折,而莎劇譯為中文,以梁實秋版,仍有神髓七成。

文化怎會沒有高低?中國人認為西藏文化,鼓吹喇嘛用農奴的人頭骨來做碗,理應在消滅和解放之列。維吾爾的回教和佛教當然也不行,所以清真寺與佛寺和尚,要學習十九大思想。

有人會不服氣,一個民族,其實有很多有創意的聰明人,只是那個社會政治制度壓抑,所以不行。

但社會政治制度,也是文化的重大一部份。考試不合格,改卷的不會理會考生「本來我都會的,只是一時不能發揮」。分數就是零。何況,自從一八四〇年起,閣下這個文化,或者「文明」,已經讓你考完一次又一次。

讓你回家補習再發揮,只是今日你在巴黎羅浮宮和歌劇院門外,發揮了一地喧嘩繽紛的紅色大媽舞。

我認為還是俄國老大哥的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比較高級。不,不可以說是狒狒和人之間的分別,但畢竟同為靈長類動物,總也有上智下愚。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