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24日

道歉、道歉、道歉 - 陶傑

特首、保安局局長之後,輪到律政司司長出面道歉。不過特區二十二年,由梁錦松馬時亨開始,「道歉」確實已經成為風土病。英治一百五十五年,由第一任總督璞鼎查到末代的彭定康,殖民地時代沒有一個英國官員需要向香港人道歉。

確實也並無可道歉之處:唯一一次英國殖民地政府要向香港人道歉的,應該是香港重光,英國回來接管香港之後,應該就太平洋戰爭之前英國人無法收集足夠的日軍入侵情報、導致香港淪為日本統治共三年零八個月。

主權移交之後,香港本地精英當家作主,但不斷做錯事道歉,也不斷繼續至高層,道歉的次數好像與平時出席社團剪綵飲宴一樣多。難怪像鈔票印發過多一樣,貶值不忍卒睹。因此特府三高官三連道歉,香港人沒有什麼感覺,反而像看戲一樣要求特首要不要鞠躬、該不該流眼淚,若流淚,眼前那一盒紙巾為什麼巧合地先放在那裏,是不是有監製公關事先安排。若是如此這種道歉是不是一場三流的戲,缺乏誠意,如此等等。

林鄭道歉之後拒不下台,令人狐疑她以後天天上班,勿說還如何開行政會議,該怎樣面對沖茶那位阿嬸的目光──那位女工的兒女,應該也參加過百萬人遊行的吧,回家後也向老媽數落因為特首如何不堪。身為母親,這位沖茶的阿嬸,前幾天在家裏是如何地講述自己。這種感受,極為獨特奇異。

不過不下台,政府實際癱瘓,大灣區和大嶼山填海,雙雙停止三年。這是一種很另類的無政府狀態,不一定是壞事,因為主權移交以來,事實證明這批土著官員「管治」得越多,如董伯上班著名的「朝九晚十」,越工蟻一樣勤勞,香港越失敗。

若未來三年香港特區政府在無人駕駛的狀態,就交給英國人留下的鬼魅好了,你什麼也不要管,越不管,香港人自己來,有一個獨立的司法制度,說不定越成功,也不妨成為二十一世紀無政府主義制度比任何民主選舉更優越的一種新模式。

畢竟貝多芬在聾了之後,藝術創作反而進入了另一境界,作出了「第九交響曲」,還包括二百年來高潮不休的「快樂頌」。貝多芬不聾的時候,反而無此靈感。

所以在哲學上,大有在空無處,大音於寂寥間,「當家作主」既然惡夢連場,那麼給這三司十幾局白支一份薪水,拜托讓你天天上班打麻將好了,還閉門集體唱K亦可,或整個班子天天按摩洗腳,叫政務官沖熱水遞毛巾。

總之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管治,讓香港經濟起飛,居民太平和睦,證明這樣的「一國兩制」,意境全新,可以像香港功夫電影一樣,向全球推介。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