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1日

平心說「外國勢力」 - 陶傑

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後光榮「當家作主」,但確實,只行政長官及其黃臉孔班子,由中國委任並控制,加上約一半的立法會「建制」議員。

不幸金融和銀行,由美國頒布反洗黑錢的規矩,牢牢監管。至於司法,仍由英國人留下的大法官、大律師、普通法的英式思維在仲裁。

這一切,是中國自己批准的,中國對香港,得心應手能「行使」的主權,不幸只有三分一。

二十年以來,美、英、中三國,根據「中英聯合聲明」以及其後衍生的「基本法」,在香港維持了某種微妙的權力平衡。

所謂外國勢力在香港的參與,每天股票開市、銀行開店、法庭開審的那一秒鐘開始,已經通過銀行家、銀行經理和櫃枱的出納員、律師和股票經紀之成千上萬香港炎黃子孫的大小代理人,天公地道的每分鐘都在行使。

只是西方外國勢力平時沉默,因其文化崇尚務實,不喜歡大嘴巴嘩啦嘩啦的自吹如何有面子威水。有如山西一群大媽提着兩擔鈔票去巴黎春天百貨公司掃貨,要法國籍經理和長得像蘇菲馬素般的法國女售貨員蹲下來、給大媽換了一對又一對的新鞋子,只要你付鈔票,西方外國勢力,面子都讓給你。

但西方勢力平時肯蹲伏下來,有一個大前提:就是付鈔歸付鈔,不准在這個場大鬧。聲浪喧嘩、偶爾吐一兩口痰,沒有問題,只要不砸玻璃窗、幾個大媽不把女售貨員脫光衣服捆起來鞭打即可,名牌店看錢份上,會當做沒事人一樣,還繼續跟你做生意。

香港林鄭的逃犯引渡法修例,其膽大包天之處,是破壞了西中之間、香港這個場子,二十二年來不成文的權力、利益、安全微妙的架構平衡之協議。

美國有八萬五千僑民在香港,英國五萬,法國三萬,日本也兩三萬有奇。林鄭沒有資格代表中國政府和中國的司法當局,向這些外國勢力保證,曾經進出大陸做生意的各國僑民,絕對絕對不會遭到中方的交人令引渡算帳。

雖然林鄭等不斷跺腳解釋,但極為遺憾地,西方文明國家就是不相信。你可以破口大罵是西方列強想在義和團被殘殺之後又一次瓜分你的貞操,也可以指控西方列強有種族歧視,不相信就是不相信,因為二十二年來,外國勢力在香港,對於特區政府的誠信能力,心中另有一本明白的帳。

不錯,那些黑衣年輕人,包圍政總警署,以中國式的陰謀論,確實是外國勢力的代理人。但只要中國勇敢地宣布香港「一國兩制」結束,不玩什麼「國際金融城市」了,不要被「國際」這個崇洋光環困擾,正如戒用法國名牌、制裁美國貨,西方外國勢力就即刻撤退。一個代理人都不會有。

那時香港真正解放,林鄭可以做一個完全回歸祖國的香港新特區區長。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