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02日

林鄭不能走 - 陶傑

林鄭問題,與二○○三年反廿三條五十萬人大遊行的老董問題,以及催生雨傘運動和港獨的梁振英問題,發作性質不同。前兩者是慢性病,林鄭引發的卻是一場瘧疾式的急症。林鄭問題,果真巾幗不讓鬚眉,造成的破壞大面積,超越香港範圍,危害美中關係,禍及統一台灣,因為天主教的關係,連梵蒂岡看見也嚇一跳,對中國另眼相看,林鄭的能量,比董梁嚴重十倍。

中國面子第一,對待董梁,即使明知這兩件貨色不行,不可以讓你們在街頭抗議一怒喝,就即刻換人。但明知不行,尚可拖個一兩載,再叫他們腳痛、或一任期滿不再連任。但對待林鄭不行。因為國際面子的成本太高, 兩百萬人加外國勢力,喝令即刻下台,若中國乖乖聽話,以後很難再向美國挺直腰板。然而留着林鄭,整個行政會議、特區政府司局高層,加上最關鍵維持秩序的警方,公信力和形象,空前全面潰爛。勿說留用三年,三個月也難看難堪。這種公信力的政府,管理三星期也難。

就像美國電影「飛越瘋人院」裏那個着白制服的女護士長。一場對決,越演越烈,不是男主角積尼高遜死,就是女護士長亡。林鄭看得出,她的在位,與精神病院院長的利益一致。若換了她,六十歲享受過八十年代殖民地輝煌時期的風光紅利的整整一代,沒有一個有足夠的力道能接替她。正如打麻將,到了末圈,牌都已經出盡,所剩無多,二十二年,能用的「人才」,都用光了,所剩的選擇,如葉劉,林鄭知道北京再繼續摸牌,沒有一隻再能搭得上張,可以糊牌。這是一個「摸黃」的末局。

遺棄董建華,剩下的牌還有曾蔭權。遺棄了梁振英,正剩下的牌僅林鄭。現在將林鄭趕走,除非葉劉,沒有理由,要回摸翻狎唐英年和曾俊華,剩下來的牌,只有張建宗陳茂波之流,除非叫梁振英再度出山。這副人事殘局,中方看見,自己也觸目驚心。

這個殘局,林鄭看穿了,所以她有這個自信,召慰警隊高層,說:「他們以為我死了,我還沒有死。」表示絕不辭職。因為到了一九○八年的北京,咸豐和光緒,固然都死在慈禧的前頭,連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也都死在前頭了。慈禧之後,就只剩溥儀這個三歲小孩,加一個李連英,以及平庸得不可開交的醇親王載灃了。八國聯軍之亂後,一九○八年的慈禧太后,怎能在這個時候死呢?所以林鄭說:「他們以為我死了,我還沒有死。」我聽了這句話,聽到了香港歷史的最強音,有如看到一個真正的女帝,在這場烈火中,誕生了。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