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7日

新界遊戲 - 陶傑

新界大戰在即,此一新戰場,幕後涉及新界原居民傳統權益問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中方早就對所謂新界佬坐擁土地、可優先建屋的「特權」看不過眼,急謀土地發展房屋的林鄭精英心態,也不會將新界的農民男丁放在眼裏。

既然城市的黑衣年輕人與元朗的鄉黑幹上了,中方和林鄭如何坐收漁利,由於有終極的權力和資源,自然是佔上風的一方。

其中又夾纏了「何君堯問題」,以及其後中方以民建聯在新界的選舉佈局。但新界丁權明明受「基本法」保障,而特區政府「不發展新界」猶自可,一動手「發展」,一九七二年的「小型屋宇政策」和基本法規定的新界原居民合法權益一齊互動,任何企圖「發展土地」的政策,都可以擋下來,除非特區政府肯給錢。

以「打土豪、分田地」的馬列毛澤東革命初心起家的中國,對此如何能容忍?沒有如何作聲,是因為要聯合次要敵人,對抗在選舉中插旗奪位的民主派。

元朗之戰,「鄉黑」也有計謀,以高聲呼喊「協助警方維持治安」的姿態,向虛弱的林鄭輸送人情面子。經此一役,新界壯士替林鄭做維穩的御林軍,付出了血汗代價,「平亂」之後,若在古代的英國,新界的所謂「鄉黑」都可以進身上議院做貴族,你林鄭還好意思向元朗的原居民打壓丁權、爭奪土地嗎?

特區政府早曾提供申請丁屋的標準,以「重新審理丁屋申請程序」為由,想逼原居民將土地放出來,但遭到原居民強烈反對,逼令政府暫停實施。

林鄭曾提出新界人丁權不可能永久延續,想以二○二九年為界,一刀截斷,也遇到極大的壓力。

新界鄉勇向林鄭效犬馬之勞,警方靠邊站。但事後林鄭的警方卻拘捕多名新界壯士,意思很明白:元朗鄉黑即使如何維穩,特區政府不會發放對丁權讓步的土地政策酬勞。

其中還有鄉議局和地產商。新界問題歷史傳統、現實利益、政治衝突,層次非常的豐富繽紛。林鄭引火燒向新界,玩鄉黑,復又誘玩中方出解放軍,倒真是豁了出去。

她大姐最多三年就提起手袋優雅下台,新界這把火一旦點起,繼任人無從處理,要由中方來收拾了。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