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05日

做特首,咁又一日? - 陶傑

資料圖片(資料圖片)

香港大騷亂,各界大聲討,特府被指管治癱瘓。特首近日暫停龜縮,終於被看見輪番出席親中愛國自己人之酒會。

我討厭政治,只計算金錢效益,香港是一個商業社會,一切講成本利潤。特首是香港納稅人出糧給她的,每月收領薪水──大陸叫「工資」──據政府年報,計港幣四十萬一千九百六十元,較美國總統之四十萬美元,高兩成。

特首折算日薪,即納稅人付給她一萬三千三百九十八元六毫正。四捨五入,暫以日薪一萬三千四百元計。

工資工資,即使共產主義吃大鍋飯初心的中國,到了今日,也要做工,才發資。出席酒會,若等同開工,連事先沐浴、吹頭、化妝、穿衣、照鏡等程序──一個女特首,一露臉即代表中國面子,輸人不輸陣,這方面當然一絲不拘──汽車來回,以兩小時半計算,當為合理。

香港標準工時,上午九點半開工,兩小時半,出席一場酒會回來禮賓府為十二時,半天就此泡掉。

收取一萬三千四百,抵會場,上台讀出秘書撰寫之香港面向大灣區、未來充滿機遇之演詞後祝香檳酒,淺呷一二口,走下台,不可以即刻逃遁,無論如何當與台下一干此時此刻見特首即露出古怪笑容之親中愛國建制人士,「溝通」三數語。

在聽取「林太,我們支持你」之「民意」時,宴會廳侍應捧蝦多士和西班牙火腿小塊三文治的托盤走過來(那個女侍應前天晚上還可能拖着「條仔」一齊黑衫去過上環),手拈一塊蝦多士啖食之,侍應佇候,將剩下的牙簽放回。

如是者最多吃到第三件即小塊Tiramisu蛋糕,若我是林鄭,此時當低頭看看腕錶,再抬頭向不遠之G4示意。

但此時不巧見汪阿姐,打招呼後,司儀不爭氣,邀特首與阿姐合唱一首「做個勇敢中國人」。平時可黑臉卻之,唯此等形勢,又不能不應酬。

出席此場合,特首半日即收取納稅人為此支付之六千六百五十元左右,我知道若請到湯告魯斯來,當千倍於此數,唯以英人培植之公務員首長標準,亦堪稱酒會之星。

若下午又一場,則雙倍計。下午若無酒會,只為施政報告「聽取各界諮詢」。雖又開一壺茶,一盤糕點,但這位特首以「一向唔聽意見」聞名,招待「精英」口腔後送客。其餘時間,據探子報,就是一人開始哭泣了。

對於香港納稅人,見特首工作一天這張賬單,這又是何等利潤效益?該哭泣的,是付鈔的一方。

而有份納稅付鈔的,就是你。一算數目,難怪心頭火起,都要罷工。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