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22日

說李嘉誠是非 - 陶傑

在英國遇到某退休外交官,論及英國退歐和香港問題。他問:「聽說李嘉誠遭到親中派攻擊?」我答:「是有一點點,不過是很低層次。有人想他表態(Biao Tai)支持一個受到鄙視的政府及警隊,他表達(Expressed)了,但對方不滿他不夠直接。」

他甚表驚訝,說:「我很敬佩李先生,他是一個清醒的人。三十年前在香港,有一次我跟他吃飯,他用英語告訴我:『我並不熱愛英國,但我愛香港的法治』。」

我說:「對呀,他這次也差不多,他的廣告說,他愛中國、愛香港,但沒有說也愛中國和香港的什麼什麼,惹起那種人覺得內有潛台詞(understatement),於是公開惡意叫陣(they bombarded)。」

「香港為什麼要搞到這樣呢?」他問。雖然他對於東方文化,甚為通曉。

我答:「正如日本詩人小林一茶(Kobayashi Issa)說:『有人的地方,就有蒼蠅,還有佛。』(Where there are humans, you'll find flies, and Buddhas.)李嘉誠捐了近三十億,在香港捐建了一座慈山寺,而且曾捐錢超過一百億,在中國他的家鄉建了一座大學。聽說最近還在雪梨捐了四百多萬澳元,推動胰臟癌研究。他的基金會,上星期還捐了五億給香港的科大,建立第一所合成生物科技研究所。就像小林的名句的英譯,那個佛,是眾數的,Mr Li, as far as I know, is more than one Buddha, he is many many Buddhas.」

他聽了,點頭稱善。畢竟,英國和日本的文化之間,較多共同點,他可以明白。

「他那麼有錢,難道不可以享受一點點表達的自由?」退休外交官問。

我知道他明知故問,答:「佛家說:大悲無淚,大悟無言。只有缺乏教養的人,加上如南韓的北鄰那種現代法家制度,才會迫眾人用一個直白的調子大合唱,而且會有幾個大媽冒上來,主動指揮。」

「大悲無淚,大悟無言」(Tremendously saddened while tearless. Fully enlightened while speechless)確是高境界,向佛的人,是做得到的。但是蒼蠅,即使再在血污的地獄道裏,為蛭為蛆般輪迴百世,也不明白。

說到此處,窗外的泰晤士河,天地潔淨,陽光明媚,何必讓蒼蠅這個字,壞此情景?至此,我轉換另一話題。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