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23日

小農社會說從頭 - 陶傑

路透社

大陸人在「富起來」之後,卡拉OK戲玩,連同香港消費者,喜歡玩一種叫做「鬥地主」的撲克牌遊戲。

什麼叫做「鬥地主」?是用來紀念一九四九年之後一場翻天覆地的社會大變革。

「革命」成功,除了大舉復仇,「鎮壓反革命」之外,就是沒收地主的土地,將地主及其子女槍殺處決、殘酷鬥爭,最後殲滅了兩千多年的地主階級。

但三千年來,中國人社會的穩定,端賴於兩大系統:皇帝在京城,統領一個文官集團,這是中國的政治系統。各地的地主,將土地出租,或雇用農民為他們耕田,這是中國的經濟系統。

兩套系統,互不相管。地主農民不管國家大政,皇帝和文官也不管全國的農業,地主懂得農業成本利潤經營之道,皇帝和文官只負責稅收。因此,改朝換代之際有動亂,不外兩個原因:一是大旱而饑荒,農民遭到裁員,變為流寇;一是苛捐雜稅,民不聊生。

若沒有這兩件事,一個朝代可以維持三數百年,相安無事,結構非常穩定,而且經濟繁榮。

直到毛澤東出現,學了西洋的馬列,認為中國的農耕文化,除了剝削二字,並無可取。但人類任何經濟,都有貧富差距。中國農業經濟的貧富問題,源出於最古老的井田制。

井田制規定:土地分成九塊,八戶各佔一百畝,各自耕種,中間一塊,八戶共耕,產品當做交稅。

理論上好像很公平,但沒想到每一片私田的農戶,耕了二三十年,各自有數目不同的子女。有的兒子勤勞,有的兒子懶惰。分得百畝田,就要多生兒子,減少人丁不長進、良田荒蕪的風險。

但這是不可能的。於是井田制廢除了,但井田概念留下來,千百年演變,有的田面積大,有的田小。勤勞的農戶,積聚了錢,逐漸不用自己耕了,可以雇用其他農民代勞。其中當然有懶惰好閒者,變成潑皮流氓。

中國歷代知識分子,皆知此套農業經濟,並無問題,房玄齡、蘇東坡、王安石、司馬光,沒有一個是批判地主剝削的。但唯毛澤東利用農民此一潑皮下層,煽以「地主剝削」之馬克思理論,於中國地主階級及其和中國文化,曲解而仇恨,摧毀地主階級,代以人民公社,並以黨委書記取代地主。

書記不懂得農業,只會鬥爭,後來的事,不必細表。走錯這第一步,即使鄧小平出來鼓吹發財,城市有了工業,但幾千萬的黨員系統,本來就不事生產,更全力投入貪污。

這就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