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02日

大清算時代 - 陶傑

法新社(法新社)

西方國家開始覺得太多的中國人引來「留學」,雖然帶來大量的金錢消費,畢竟有點討厭。

首先大學校園:中國留學生來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他們的初心,是來「學習」的,不是來教訓教授講師就何謂所謂中國或台灣的概念認知,發出喧嘩暴怒的大媽式鬧場。

西方文明國家大學准許多元文化,任何民族要訴求獨立,如亞美尼亞和庫爾德族,一切無禁區,共產主義、無政府組織加哲古華拉崇拜學會,都在西方的大學校園自由成立,校長和教授,經過校園,見到各種討論,輕輕笑一笑:讓這些少年的同學,趁還有青春輕狂一點吧,將來他們老了,一切自然明白。

這是西方普世價值觀主導之下的讀書生活,人性不容侵犯,不容外來的任何留學消費者,以為交了學費,開着一輛輛法拉利進入校園,就此可以撒野。

平時高聲用他們自己的語言招搖過市,在圖書館寧靜進修的地方以非主流語言旁若無人喧談,最多贏來圖書館主任和其他國際學生不屑的眼神。但這等留學消費者,長期以為西方高貴的寬容,等同認可其財富和實力的強大,變本加厲,向香港留學生的一些和平集會展開暴力攻擊。

這就令西方東道國開始懷疑:我們的大學是否容許某種法西斯蔓延?西方國家也有缺乏教育背景的民眾,他們以為香港人和中國人,如何爭論身份,由於背景文化過分複雜,他們不懂,認定都是一樣的Chinamen,這就引起排華。

十年前我已經預測此一趨勢。現在逐漸成真。想以香港學生在海外的所有中國人形象一齊「攬炒」的,正是此等有組織控制的中國海外消費者。

香港人與大陸的中國人,在全球化之下,就此分道揚鑣,也是很正常的趨勢。因為任何有點修養的人,在世界上行走,都會懂得尊重別人、愛護環境,都會懂得與他人的寧靜和諧為優先——這一點,日本人做得最好,歐洲的瑞典芬蘭德國次之——而不是一天到晚,高聲喧嘩,嚷來叫去:我我我我我,祖宗十八代被列強斯凌得如何慘。

一百年來你如何感受,是你的事。當然你可以傾訴,但不是這種令人厭惡的方式。當然西方的政府和大學,由左派把持,一味貪錢(這種人最喜歡批判資本主義包括川普商人總統的貪婪),引狼入室,也是活該。

但世界潮流到了清算的時候:北京固然對不聽話騷亂的香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對喧嘩鬧場的中國,都一樣。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