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15日

「文革」是一部很大的書 - 陶傑

天不怕地不怕,最怕香港的藍營愛國講黑衫如紅衛兵、說香港正在閙「文革」。

「文革」為毛澤東主席一手發動,在中共百年史上,史中有史,別有章節的洞天。讀中共百年黨史,看到文化革命這一章,特別精彩,須坐直身子,有如精讀紅樓夢,方知作者毛澤東的匠心。

香港許多殖民地中環人士,偏偏瞎子摸象,看見街上亂幾天,就說是文革。「雨傘」那年,在一個飯局,幾個專業人士也七嘴八舌,說香港在爆發文革。我聽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問:「各位似是文革專家,小弟十分拜服。鄙人有一學術疑難請教:天下皆知,文革由毛澤東指示姚文元寫的一篇『論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點燃戰火。請問:為何這篇文章要強調『新編歷史劇』這五個字?標題為何不直稱:評《海瑞罷官》或『評歷史劇《海瑞罷官》』?」

一眾啞然。

我答:「這個問題,即使你問北大的黨史專家,三個之中,若有一個答得出的,我輸各位一頓酒席。」

眾人有求學精神,叫我開估。我說:「因為在批判這齣新戲之前,江青早已半出山,醞釀所謂的京劇改革。中共的文藝沙皇周揚,主張由歷史故事中發掘新人物和題材;而江青主張要由現代生活中找故事來寫。周揚呼籲作家多寫『新編歷史劇』,但江青認為,歷史即使新編,人物還是帝王將相,要由工農兵裏找英雄人物。其時工農兵文藝一詞,尚未揭破,於是批《海瑞罷官》,江青故意強調這是所謂新編歷史劇,亦即暗中也劍指周揚,為毛澤東下一回合批鬥周揚埋下了伏筆。」

你說毛澤東厲害不厲害。

所以講「文革」,典中有典,天外有天。有如讀紅樓夢,眾人結詩社,探春自號「蕉下客」,林黛玉揭破取笑:古人說「蕉葉覆鹿」,你不就是一隻四腳的鹿畜?卻原來另藏故事:春秋鄭國一獵人,一日獵得一鹿,挖一坑埋好,他日回來,卻忘記埋在那一處了。他還懷疑自己獵鹿是一夢。其中又藏「莊周夢蝶」之義,回歸一個夢字。

今日的領導人,據說想模仿毛主席。若不另搞一場文革,無法鯉躍龍門,永遠都做不了毛主席。但再搞文革,又有無毛主席的才華?

至於香港之上一代,天安門閱兵回來,看見黑衫青年燒地鐵,覺得憤怒,情有可原,但慎勿紛紛學舌於大陸的五毛說「文革」。因為真正的文革,這等自稱中國人的大叔老媽,不管着毛裝還是西裝,在西柏坡跳舞還是在中環鏞記飯局,他們不懂。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