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10日

白色的烏鴉 - 陶傑

《The White Crow》劇照(互聯網)

英國的明星比起荷李活明星閃爍的華麗,比較有修養和內涵。

譬如愛瑪湯遜劍橋畢業,對劇本也甚有心得;扮演Mr. Bean的路雲艾金遜牛津工程學畢業,對時政也很有見地。可以想像這兩位未入影圈的學生時代,在深秋季節,戴着圍巾,披舊外套,騎腳踏車去上課的那種風華。

還有一位叫做拉夫費因斯,一度在俄國旅居,監製導演了一齣電影,叫做「白烏記」(The White Crow),講1963年前蘇聯芭蕾舞巨星雷里耶夫,去英法演出期間投奔自由的經過。

費因斯在片中飾演他的芭蕾舞教師普希金,一口流利的俄語對白,把觀眾看得呆眼──分明是炫耀才學,但炫耀得來樸實自然。因為費因斯是真懂得文化的,有如此豐富的俄文知識,已年屆花甲,再不及時騷一下,便如錦衣夜行了一輩子,雖然有所名成利就,也是不甘心的。

於是費因斯很聰明地,借光一個逝世近三十年的芭蕾舞星,名為歌頌雷里耶夫,內行人一看,就知道他費因斯本人才是真正的主角。

那口俄文或許帶有英語口音,真正的俄國人耳朵尖,就聽得出來。但不要緊,電影以西方為主要市場,華人社會不會發行。當代觀眾又有幾人看過三小時足本他和瑪歌芳婷合演的「天鵝湖」?對於千挑萬選找到的俄羅斯演員艾凡高,讓他來演雷里耶夫,眼神略嫌兇悍,少了雷里耶夫本人的悲哀與溫柔。

拉夫費因斯很聰明,為自己選擇一個配角來演,其實卻是真正的主角,因為這個角色是塑造巨星的大師,手法含蓄,避重就輕,像當年英國編劇彼德沙夫編寫的「莫札特傳」,借第三者的角度來觀察天才,就比直接去塑造天才,有更大的自由發揮。

相比之下,荷李活拍黃金時代巨星茱迪嘉蘭的傳記片,由「BJ單身日記」的女星雲妮絲惠嘉擔正扮演茱迪嘉蘭,便吃力不討好。

傳記片有先天優勢,在於觀眾對傳記人物有既定的印象或者想像,再對照演員的表演,可以提升欣賞趣味和藝術造詣,因此容易獲得獎項評審的青睞,對於演員是大好機會。

但是傳記片的主角,若是莫札特、貝多芬、雷里耶夫或茱迪嘉蘭這般上了神台的人物,則多重困難挑戰:最好是找默默無聞的演員來演,以便令觀眾忘記演員的存在,才能產生投入感。

否則以一個已經知名的女明星,去演另一個更加出名的女明星,即使演得好,也有點勝之不武──借助已逝的巨星,來襯托自己的星光,難免受到影迷吹毛求疵的挑剔。

雲妮絲惠嘉不但自己上陣扮演茱迪嘉蘭,最引人爭議的是用自己的聲音演唱嘉蘭的名曲。嘉蘭的歌聲相當於國寶。雲妮絲惠嘉真聲演唱,自以為是向巨星致敬,但歌迷覺得是褻瀆。此一大膽嘗試,其實不乏傲慢,是為了藉機炫耀自己也有歌唱才華。

同樣是Show off,拉夫費因斯不但更聰明,品格也比較高尚:甘於做幕後的那一個,不要去耗損台前的巨星在歷史上留存的光環。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