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25日

由河殤到河毒 - 陶傑

《康熙王朝》截圖(互聯網)

英文經濟學人雜誌抨擊中國向南中國海印度洋擴張,招致眾鄰國厭惡。

唯西方不知此一行為之民族心理背景。當前這一代,是作家二月河的「康熙大帝」小說電視劇等餵養思想的一代。

於康熙大帝之歌頌,在千禧年前後開始,覺得康熙文治武功,征伐準噶爾、平定台灣,兼有三數洋人來朝,皆認定係天朝大國之楷模,待中國製造換取的外匯儲備GDP相當,即刻亮劍模仿。

二月河清宮小說,文字屬華北地域,有一股大葱蒜頭味。民國之高陽,出身浙江餘杭,文筆有富春江之柔婉,復有雁蕩山之鬱森。同樣是歷史小說,南陽北月,若以品嚐廚餚的要求,當然以高陽勝一籌。

但高陽沒有正寫過康熙,只在「醉蓬萊」一書由洪昇的文字獄為線頭,牽扯出康熙宮廷權力鬥爭,「乾隆韻事」也細說從頭,講了一點。因是知識份子,高陽於清代的述事,由董小宛到曹雪芹,由長生殿到慈禧,皆以江南士大夫之敍事觀點出之。

但二月河不同。其小說彰之明甚,為取悅現代帝王心理而作。現代中國人的心理,已經相當荒誕:忘記了孫中山推翻的,正是滿洲韃虜代表的皇朝,而他們的領袖祖宗毛澤東主席,更是對帝王造反的代表,且不說康熙一朝文字獄殺漢族知識人極苛。「康熙大帝」千禧出籠,億萬中國人即刻拋棄國共兩朝的革命初心,官場蟻民,一齊伏拜。

二月河不是傻瓜,他也感到自己正在變成呼喚軍國主義的後馬克思時代紅色中國的尼采,屢次警告中國人,不要看了他的小說就崇拜清朝帝王,還要知道清朝的貪污腐敗,並嚴正指出:腐敗是一個國家的糖尿病,再富強,也沒有用。

但太晚了。二月河作品千禧年後流行大陸,當夜總會小姐據說個個都讀余秋雨的同時,大陸省市委書記至民企老闆人手一冊,一方學「治國之道」,另一方則學「管理思維」。

所謂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當中國得克林頓扶助加入世貿組織、GDP開始大增長之際,明眼旁觀者都知道:中國人不可讀二月河。

果然集體中毒,而且今日方全面發作,其效果與二三十年代情迷魯迅巴金、五十年代高爾基相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就是二月河點的爐火。當然,要成就真的鋼鐵,路還很長,在鑄劍的過程裏,將會投入千萬條人命成灰;正如亮劍,也要舔血而證刃成鋒。

大陸八十年代,以「河殤」探索始,卻在二十一世紀,以「河毒」發作終。全球遂被迫嚴陣應對。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