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2月31日

電視劇「皇冠」 - 陶傑

'The Crown' season 3劇照(Netflix)(互聯網)

Netflix的電視劇「皇冠」推出第三季。

背景到了六七十年代,英國國力節節衰退:統治階層疑被蘇聯間諜滲透,財政危機加劇,必須求助美國援助,礦工大罷工,到處停電,連白金漢宮也不能例外。

一開場,工黨首相威爾遜勝出。英女皇與他的藝術顧問布倫特有一場對話。女皇試探着問:你應該樂見這樣的選舉結果,因為據我所知你是自由主義的左派。

布倫特答:不,我以前曾經是,現在我支持保守黨。

這是一句謊話。因為知道英國現代史的觀眾,知道布倫特是史太林早年在劍橋大學招募的六大共黨間諜之一。但英女皇不知道。只有一個老去的邱吉爾,嘮叨說工黨裏有共諜。

這一集,是為了警告英國年輕一代選民而拍的。本屆大選,工黨候選人郝爾賓,不只是左膠,還是一名淺紅分子。

在歷史的跌宕起伏之中,甚麼必須維持不變,甚麼必須與時俱進,是有哲學意義的大問題。

譬如女皇的妹妹瑪嘉烈公主,生性狂放,好出風頭,虛榮浮華,與女皇的性格截然相反,在英鎊危機的時候,瑪嘉烈公主不辱使命,以自己的「獨特風格」,贏得美國總統詹森的好感,堪稱「為國立功」。

唯一次成功,不足以說服其他人增強對她的信心,讓她承擔更多公職,因為皇室的存在,需要的是穩定、恒常、平靜,而不是光彩奪目,熠熠生輝──後者永遠是偶然爆發的花火,不可能保持穩定。

編劇以女皇為化身,向觀眾解釋,君主立憲的意義何在,為何需要皇室這樣的象徵,以及皇室的權利和義務為何。尤其是威爾遜上台時,要求廢除皇室的呼聲大振,到底可以憑甚麼說服國民,認同皇室在現代社會的意義。

其中一個理由,是藉美國總統詹森之口,幕後的君主,可以用其擁有的聲望,幫幕前的政府出手解決問題,甚或外交難題:譬如女皇可以邀請美國總統作客,憑私人交情從中斡旋,省卻正式外交場面的尷尬。

女皇在劇中,以及在現實中,不但是維繫家族,也是維繫王國聯合的核心所在,女皇的身份和性格,註定了她幾乎沒有個人色彩的形象。如何表現一個接近隱藏而缺乏個性的主角,是戲劇要素的大忌,恰恰成了這齣劇引人入勝之處。

即材料只一碟米飯、兩隻雞蛋、一棵葱,怎樣炒出一道可口的蛋炒飯來。

陶傑
電郵 :
mcwriter@appledaily.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