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31日

耶穌大愛,師奶理性 - 馮睎乾

近日非法居留兒童肖友懷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助他投案兼「施壓」的陳婉嫻眼見群情洶湧,即呼籲大眾:「理性啲大家,講民主講平等講大愛,點解唔畀空間?」真是大哉問!
很多人不明白,年近七十的陳婆婆何以也像時下的年輕「左膠」般滿口大愛理性,我倒認為理由很簡單。理性和大愛,分別是希臘文明和基督宗教的核心,在香港這個以西方價值主導的社會,兩者彷彿倚天劍和屠龍刀,被認定有號令天下的話語權。這雙神兵利器多年來由「左膠」把持,去歲更挾之威震中環,氣沖牛斗;峨嵋的滅絕師太看不過眼,於是出手把它們搶過來了。她不見得真有做武林至尊的野心,反而有幾分姑蘇慕容的影子,「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讀過《倚天屠龍記》的都知道,那一刀一劍所以能號令天下,不在於刀劍本身,而在於內裏藏着的《武穆遺書》和《九陰真經》。如果將理性和大愛劈開,又找到甚麼秘笈呢?先剖析「大愛」。這個詞近年才流行,似乎表示基督教至高無上的愛,希臘文作agape。舊約聖經的神沒有大愛,祂的愛只適用於跟祂訂立聖約的以色列子民,並非博愛世人,希伯來文稱之為chesed,跟agape是兩回事。
新約則重新定義人神間的愛,推而廣之,以至於「神愛世人」、「愛人如己」、「愛你們的仇敵」,成為了普世的無條件的所謂大愛,而agape就是新約作者表達這種愛的字眼。但為甚麼我們要無條件地愛?其實有兩個前提:一是你要信天父、耶穌,二是你要相信你對別人的愛,體現了你對神的愛,如《馬太福音》所謂「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大愛在這語境才有意義。然而當陳婉嫻或其他人呼籲「大愛」時,他們是在傳教嗎?他們理解當中的神學思想嗎?如果你不是教徒,大愛跟你何干?
至於「理性」,我看不透,於是問師奶們──她們是理性的道成肉身。師奶是社會上沉默的大多數,卻甚富真知灼見。她們只關心柴米油鹽,不在乎意識形態,喜歡美容,不屑矯情,因此她們的意見大多是樸素而切實的,還有一種憑多年來貨比三家而練就的精打細算。我問:「你哋明唔明咩叫大愛?」「大愛,點解唔明?包容吖嘛。但大愛關我咩事先?」師奶們單憑常識,瞬間就抵達我上文囉囉唆唆分析出來的結論。這就是師奶的理性。
問她們對肖友懷的看法,竟異口同聲:「唔識,邊個呀?」我解釋:「果個逾期居留、話自己十二歲嘅肥仔呀。」她們立即恍然:「哦果個死肥仔呀,你話肥仔咪得囉,鬼記得佢個名咩。」問她們是否贊成他留港,都顯得有點為難,討論兩三句後,一個師奶以權威口吻總結:「嗱,如果係識嘅話,都想酌情畀佢留低,咁我哋又唔識佢,當然要遣返啦。」遣返後誰照顧他?話口未完,另一個看透世情的師奶已秒殺了我:「搞到咁大,實有人睇住個肥仔啦,駛你驚?」
孔子說:「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就是說,大道理總是易知易明的,不離地不造作,也就是普通師奶講的道理。日前搭地鐵,身旁一個肥仔和一個高佬在討論最有效的防蚊法。一不留神聽到肥仔的開場白,我當時就震驚了。他滿有自信地說:「根據我成世人嘅經驗,最緊要熄冷氣、開窗。」這種跟常識背馳的方法居然奏效?傳說中的逆向思維?趕緊豎起耳朵偷聽。誰知高佬報以一聲嗤笑:「你想話開冷氣、閂窗係咪呀?」肥仔頓了頓,悻悻然說:「咪係囉,我咪就係咁講囉!」
可見常識是不會隨便失效的。誠然,科學的前沿發現時在常識之外,但我們賴以起居生活的畢竟還是常識,正如你不懂微積分不會影響衣食住行,但連加減乘除也不懂就麻煩了。所以我說,你的常識如何,你的日子也將如何。肥仔的防蚊法有乖常理,不過一時口快,但現在社會上不少人煞有介事地、有系統地講一些有悖常情的話(如大愛),那我們就要記住約翰生博士的忠告:「老友,忘掉那些矯揉造作的濫調吧。」(My dear friend, clear your mind of cant.)

(編按:畢明告假,由5月17日起《畢腦作》專欄暫停三周)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