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22日

最怕改壞名 - 馮睎乾

名字與命運素來有一重神秘關係。有多神秘?譬如說,政改不通過,恆指要到明年才上三萬點,這就是神秘關係。正因為太神秘,我向來搞不清兩者到底有沒有關係。朋友不諒解我的困惑,常找我替他們的子女、他們朋友的子女,甚或他們子女的朋友改名,令我戰戰兢兢,唯恐一字錯,人家的一生就會滿盤皆落索。
我又不忍心打發他們找「大師」去。據說稍有名氣的公價三千八,有朋友幫襯過,「大師」望着秘笈,依書直說了一大堆玄之又玄的話後,擲下幾十個字叫他自行配搭,友人不解,多問了半句,就給對方奚落五分鐘。
我因為常常義務替人改名,生怕錯犯什麼大忌,也苦心鑽研過熊崎健翁的姓名學三十分鐘。熊崎健翁是明治維新年代的人,受宋儒蔡九峰的「八十一名數圖」啟發,創了一套按筆劃推算的「五格剖象取名法」。不妨用首富之子作例:李澤楷的名字,天格金,人格火,人格剋天格(火剋金),指他為人反叛,不服從長輩;總格之數三七,大吉,「權威顯達,熱誠忠信,宜着雅量,終身榮富」。似乎頗靈驗。李澤鉅又如何?「鉅」、「楷」筆劃相同,所以兄弟名字格局一樣,可能真有高人指點,刻意為之。咦,李澤鉅也反叛嗎?
富商為子女取名,難免錙銖必較,算盡五行吉凶,尋常百姓則往往但求順口,懶理音義,我總嫌前者機心太重,後者語意不通。大學者的子女又如何呢?史學家陳寅恪對日本侵略台灣和澎湖列島耿耿於懷,於是長女喚作「流求」,即台灣古稱,次女「小彭」,暗指澎湖。太愛國了,也不是我那杯茶。
最欣賞還是率性的語言學家趙元任,他發現len sei這兩個羅馬字音節沒有對應漢字,就貪得意給三女兒取名Lensey──她入學時要中文名字,趙元任就把len的反切音「萊痕」、sey的反切音「思媚」合拼,連名帶姓叫「趙萊痕思媚」。友人傅斯年看不過眼,從《詩經》找出「來思」二字,改呼她「趙來思」。趙元任的風趣,實在不下於香港名噪一時的爆竊慣匪「凌晨一吻」。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