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27日

嫦娥烹夫 - 馮睎乾

法國學者傅肯耐利是神人,除精通數學和物理學外,還懂得二三十種語言;可惜他著作極少,且大都關於神秘學。據雅各柏基爾的自傳所載,傅肯耐利曾在蘇黎世見過年輕的約翰馮紐曼,並傳授他夢中思考之法。幾年前,我費了不少功夫才找到他在一九二九年出版的《論靈魂的鳳凰》(De Phoenice Animi),書題為拉丁文,內文是法文,寫得非常迂迴曲折,令讀者如墮霧中。我囫圇吞棗讀下去,竟發現有一章叫「夏娃與姮娥」(Eve et Heng-E),別開生面地解讀中西兩大神話。傅肯耐利在那章一開始已說得玄之又玄:姮娥是基督的逆轉,因為後者從永恆進入歷史,由萬有降為個體,而前者則從歷史奔向永恆,由個體化作萬有。作者在後半章闡釋了姮娥神話的兩個版本,尤其是第二個,我簡直聞所未聞。
傅肯耐利先討論嫦娥丈夫羿的身份。由東漢高誘直到現代,很多學者都刻意將羿(堯時射日英雄)和后羿(夏朝有窮氏首領)判為二人,但傅肯耐利指出這種區分是多餘的。羿的事蹟見《淮南子》:堯時有十個太陽,草木盡殺,禾稼皆焦,人民無法存活,羿就射掉九個太陽;當時猛獸肆虐,堯又命羿誅鑿齒,殺九嬰,斬修蛇,擒封豨。至於后羿,據《左傳》所載,他是有窮氏首領,因為夏君無道,就取而代之;夏樂官后夔的妻子是絕色美女,頭髮烏黑,稱為玄妻,兒子貪婪乖戾,外號封豕,結果后羿殺了封豕,娶了玄妻。傅肯耐利叫讀者留意,《淮南子》說羿「擒封豨」,《左傳》則載后羿滅封豕,封豨和封豕都是「大豬」,根本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變奏,可見羿就是后羿;末了又引屈原的《離騷》和《天問》為例,證明羿和后羿是同一個人。
《左傳》記載了后羿──亦即羿──的悲慘結局:羿代夏而立後,以浞(他來自一個叫「寒」的部落)為相,自己則只顧田獵,不修政事,結果浞勾引了羿的妻子玄妻,又收買了他的家僕,等羿田獵歸來時,乘他不覺,就將他烹殺了。《天問》說:「浞娶純狐,眩妻(即玄妻)爰謀。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正好印證了《左傳》的說法。為什麼玄妻(學者普遍認為即是《天問》的「純狐」)會同浞合作呢?不要忘記羿之前殺了她的兒子封豕。玄妻是羿用暴力從后夔手中搶過來的,他們之間根本沒有愛。我們不妨幻想,玄妻只是臥薪嘗膽,她無時無刻都在想如何報她的血海深仇。
但問題來了:古人不是說「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以奔月」(《淮南子.覽冥訓》)嗎?所有注釋都說姮娥(即嫦娥)是羿的妻子,那麼玄妻又是誰呢?傅肯耐利跟聞一多、姜亮夫等中國學者看法相同:嫦娥就是玄妻。聞一多更引用《湘烟錄》所謂「嫦娥小字純狐」作證。傅肯耐利儘管只是臆測,但他的推理演繹才教人嘖嘖稱奇。他先引用張衡《靈憲》,說嫦娥偷了不死藥,奔月前猶疑不決,於是問卜於有黃,有黃得了一卦云:「吉。翩翩歸妹,獨將西行,逢天晦芒,無驚無恐,後且大昌。」傅肯耐利認為「獨將西行」四字就是解謎的重要線索,因為《說卦傳》說「坎為月」,而坎主北方,如果嫦娥真的奔月,卦詞就不該說「西行」;西屬金,主殺,故有殺戮之象。他認為張衡不想明言烹夫,就用筮詞暗示了嫦娥的真正意圖。我承認自己最初讀到這個詮釋時也有點不安,但細想也未嘗沒有道理。嫦娥沒有偷藥,羿就不會死;她偷藥,不就等同間接殺了丈夫嗎?美麗的神話其實隱藏了一宗倫常慘劇。
傅肯耐利繼而說,嫦娥神話還有另一種解讀方式。但這裏他開始含糊其詞,我只能略述大意。嫦娥是「鳳凰秘社」(la secte du Phénix)的成員。她從來沒有奔月,所謂永生不過是「永恆的記憶」。她不斷輪迴轉世,記得自己是趙飛燕、楊貴妃,又是越國的西施,甚至是特洛伊的海倫。她沒住過廣寒宮,只是被幾千年的記憶壓着,像崑崙山那麼重。傅肯耐利最後說,在中國只有P'ou Liou-sein才知道這個秘密。我想了一會,才省悟那是說《聊齋》的作者。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