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04日

默默向上游:化泥 - 馮睎乾

(續昨)我知你一定不會相信,但我真的會由一團泥做起。往後我會用心做好泥的角色,然後一步步往上爬,變成人,再變成很好的人。我可以的,我很怕,但我會叫自己勇敢。──洛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是洛的廿九歲生日。那天本來是多麼美好,因為花會陪他到海邊慶祝,這是他期盼已久的事。但人生其實沒有「本來」,只有「原來」──喔,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洛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那彷彿上帝應許之地的海邊,跟「情敵」及他的黨羽狹路相逢,繼而從風和日麗的沙灘,被送到昏天黑地的酒吧──洛之前從未去過這類地方──就在那裏,當着女神面前,他被一群比他年長的陌生人,由內到外侮辱得體無完膚。但聖母瑪利亞並沒有拯救他。她認為她巧遇的朋友們絕無惡意,對洛作出種種人身攻擊,只是因為「長輩」對她非常關心而已。
那天以後,洛發覺越來越難聯絡上花了。她跟他做朋友,內心必有極大掙扎:她是公認優秀的青年,圈子中都是出類拔萃的人,即使那個令洛常發噩夢的「長輩」,也在行內有頭有臉,她選擇信任見多識廣的「長輩」,跟一個雙失精神病人劃清界線,何其合情合理。(洛後來告訴我,當他發現她跟「長輩」交往時,失望的心情就像見到偶像陳綺貞加盟英皇娛樂一樣。)洛不甘心,於是決定用「最邪惡的手段」報復。他向花的大學同學寄匿名電郵,罵她浮花浪蕊等等,弄得天翻地覆,但旋即內疚,連忙給花寄道歉信,毫無保留地懺悔。下場自然是絕交。
那年夏天,洛去農地耕田,望能「洗滌心靈」。結果他忍不住,就打了最後一次電話給花。花問他:為何不甘願做泥?為何硬要進入她的圈子?更聲稱大學畢業後,即使做清潔女工也無所謂。洛當場無言以對,只好接受自己是泥。據我所知,花大學畢業後沒有從事清潔。(五.待續)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