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05日

默默向上游:色空 - 馮睎乾

(續昨)洛:「我很掛念她,她跑得很快。如果我追不上,她便永遠看不見我。」我:「為甚麼掛念她?」洛:「因為我一個人在世界很怕。」──2007年網誌對話
花掛斷電話後,洛覺得自己簡直萬惡不赦,所以連主耶穌也要捨他而去。我是謹慎的人,無論洛自稱多麼毫無保留地披露真相,我之後總不擇手段地求證,唯獨有一件事從未核實,恐怕也永遠不會核實:花真的問過他「為甚麼不甘願做泥」嗎?網上聊天,偶爾文藝腔也可接受,但日常對話,也有需要出動如此詩意的隱喻?我試着在想像中,把它翻譯成浪漫的法語,依然覺得整句話難以啟齒。「你為甚麼不甘願做泥」,究竟該用怎樣的語調、節奏、聲線去演繹才恰當呢?我沒問過女主角,她應該忘記了。
其實絕交是沒有問題的。MSN上承諾不離不棄,本身沒有任何法律約束力。只有洛這種傻瓜才會當真。正常人都很忙,哪有功夫關心萍水相逢的病人呢?花當初垂憐他,已足夠顯示自己的善良,洛後來恩將仇報,她華麗轉身得振振有詞,大可一拍翼就飛到雲邊,留下洛在井底仰望遙遠的銀河。問題是她起飛前,在洛的心裏留下一句話:「你為甚麼不甘願做泥?」對於她,這句話當然也沒有惡意,不過轉一個彎陳述事實。只有洛這種傻瓜才會介懷。花的思維是場夢,很多時候根本不為意自己說了甚麼。不為意,自然談不上惡意。花像很多似乎過着美好生活的女孩,內心總充滿對世界的焦慮和恐懼,洛的出現令她相形之下,發現到自己的強大,甚至偉大,只是代價慢慢變得太大。注重打扮的人,連內衣也一絲不苟,但無論多愛美的女人,都不需要天天為心靈補妝,更何況那化妝品是那麼貴。(六.待續)
(作者按:故事太長,連載改為每星期一次,逢周六刊出,敬請留意。)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