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28日

誰愛學拉丁文? - 馮睎乾

曾經有段日子,一邊在餐廳工作一邊兼職教拉丁文,每星期總有一兩天精神分裂:剛剛還在落單傳菜洗碗碟,鏡頭一轉,我已閒坐咖啡室,搖頭晃腦念着魔咒般的二千年前的詩句。誰有雅致學這些呢?
近年我私人教的,十居其九也是本地或英國名校生。有些學生慢慢熱情冷卻,半途而廢;有些堅持到底,還報名考試;有些則本身要應考,讀得頭昏腦脹,後悔莫及,試一考完就不再學。不管後來如何,這些學生一開始都有個共通點:全部人都為興趣,沒一個被家長逼迫。這份好學,也許就是他們能讀名校的原因之一。
幾年前在教堂開暑期班,講講拉丁文基本知識。十多人報讀,除了一兩個中學生,全部是成年人,有本地律師、墨西哥神父,此外多是上年紀的教友,他們小時候做拉丁文彌撒,一句也聽不懂,卻覺得神聖莫名,老來學拉丁文,就是希望看真一點回憶中那霧裏風景。當時有位老先生,拄着拐杖也來上課,從未缺過一堂,總坐在最前排,不大做筆記,但極專心,我覺得有點面善,也沒多想。上課一直以英文名稱呼學生,直到最後一堂派發證書,才知道那位先生叫馬國明──以前曙光書店老闆,我九十年代偶爾也會上去逛逛,可惜沒甚麼錢幫襯──只能怪自己有眼不識泰山。
教初學者,我常拿Martial的諷刺詩做例子,喜歡它短小精悍,亦往往有現代意義,像這兩句:"Semper pauper eris, si pauper es, Aemiliane: / Dantur opes nulli nunc nisi divitibus."意思是:「埃米尼安努,你窮,就會窮一世:/財富如今不會給予任何人,除了有錢人。」拉丁文是永恆的語言,記錄永恆的真理,而貧富懸殊這回事,無論社會有多進步,大概是永恆不變的。那麼拉丁文值不值得學呢?愛,就是不問值得不值得。
(利申:本人已沒空授課,以上絕非廣告,萬望讀者明鑒。)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