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20日

骯髒的中國佬! - 馮睎乾

昨天看見邁克先生說,向來「以為毒舌鬼佬侮辱中國人的Chink指『清』」,現在看了「尋根高人抽絲剝繭將China的『猜』追溯到秦朝」,方茅塞頓開。我前日碰巧解釋了一點「支那」詞源,「尋根高人」雖不敢對號入座──尤其是邁克先生筆下的「根」字,總令人想入非非──但Chink是否真的可跟「秦」攀關係呢,我倒有興趣討論一下。
Chink當然是對中國人的蔑稱,不像「支那」般玄妙,能同時滿足讚美、中立和侮辱三個願望。有人把Chink翻成「中國佬」,等於說Chink就是Chinese或China的變奏,即「支那」的近親,這樣在族譜上自然可追溯到「秦」。但Chink最早見於十九世紀晚期,來歷不明,除了當作Chinese別稱外,尚有至少三個解法:一,指滿清的「清」;二,指中國人飲酒時講的「請,請」;三,Chink就是它本義「小縫隙」,拿來形容中國人的矇豬眼。以上三個解法都跟Chinese無關。哪個才是真正語源呢?也許需要人大釋法。現在為方便起見,姑且譯成「中國佬」罷。
第一次聽見這個Chink字,是讀中二那年。當時有個魁梧的印度人老師,綽號「拉佬」,教Integrated Science,沒有人知道他教了多少年,只知道有老師以前也是他的學生。別的老師上課,我們總大聲講大聲笑,但拉佬一踏進課室,所有聲音都會戛然而止,就像電視機突然斷電。為什麼大家那麼害怕呢?很簡單,就是暴力。王天林的身形,包青天的黑面,拉佬一站出來,不用睜眉怒目,已有壓場氣勢;發火更不得了,他會一邊拍你後尾枕,一邊大罵:「Dirty Chink! Dirty Chink!」不僅體罰,還要「辱華」,但拉佬一直安然無恙,也不見家長投訴。我們這代人渣沒有玻璃心,見同學被打,只會幸災樂禍,決不兔死狐悲。聽起來很荒唐,但我還是很喜歡那年代的教育──不怕你瘋狂,只怕你沒有風格。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