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4月06日

「莊周夢蝶」新解 - 馮睎乾

Pinterest圖片(互聯網)

《莊子.齊物論》:「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譯成廣東話:「夜晚莊周發夢做蝴蝶,隻蝴蝶輕飄飄咁飛,好開心,完全唔記得有莊周。忽然間醒,就變返有肉身嘅莊周。咁究竟係莊周夢做蝴蝶,定蝴蝶夢做莊周呢?莊周同蝴蝶,實有分別。呢啲叫物化。」望文直解,似描述曉夢乍醒的迷離,或暗寓人生如夢的哲理。進一步講,還可把這段話跟《齊物論》開篇南郭子綦「吾喪我」連繫起來,甚至引《知北遊》「與物化者,一不化者也」(表面順外物而變化,而內在的本真不變)來闡釋「物化」。這些解讀無疑很合理,然而莊子無需合理,所以我寧取一種「魔幻」讀法,借用黃金黎明會詩人葉慈(W. B. Yeats)的魔法論來解說他。
1901年葉慈寫了篇奇文〈Magic〉,談及魔法哲學的兩大教義:一,人與人的心靈可融合為大心靈;二,你我記憶互通,匯聚為大記憶。接着葉慈講述幾件親身經歷的異事,這兒複述一件。葉慈住在巴黎友人家中,某天早餐前外出買報紙,跟年輕的女僕擦身而過,那瞬間正想起有次冒險幾乎折臂,及至他買報紙回來,主人在門口等他,焦慮地問:「女僕說你手臂掛上吊帶,怎麼弄傷了?」葉慈大駭,女僕怎「看」到他的聯翩浮想呢?這種疑幻疑真的事,我也有。讀小學時,有天上課前瞥見同班男孩獨坐一隅,右腳打上石膏,雖是電光火石一瞥,我已認出是誰。但實情是:當天那同學沒有回校,前晚他意外墮樓,跌斷了腿。我們是活在大心靈(莊子稱為大夢)內嗎?夢蝶也許不是寓言,而是如實揭示世界本貌:物我間的界線,不過是日出前花瓣上的露。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