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16日

寡婦之國 - 馮睎乾

互聯網圖片

翻譯特朗普的「shithole countries」,其實不難,真的要數外國元首有什麼lost in translation的金句,我立即想起四十八年前,法國總統龐比度在電視上宣佈戴高樂將軍死訊時的第一句話:「Le général de Gaulle est mort, la France est veuve」,英語報刊皆譯為「General de Gaulle is dead, France is a widow」。中文該怎麼說呢?在1974年出版的《林以亮論翻譯》,宋淇先生討論過這個問題。據宋先生所說,當年香港報刊幾乎無一例外譯為「戴高樂將軍逝世,法蘭西成為寡婦」。很多人大概覺得並無不妥,但身為翻譯家的宋先生,則認為意義雖然正確,但看上去很蹩扭,不合中國人的習慣語法。
先解釋一下為什麼龐比度會用「寡婦」(veuve)這隱喻,法文名詞分為陰性和陽性,法國(la France)屬陰性,以寡婦來比喻國民痛失依傍,聽起來既貼切亦自然。英譯France is a widow,宋先生已覺得不是好英文,中譯就更牽強了。我想起德文的「法國」(Frankreich)非陰非陽,是中性,譯為寡婦也不倫不類,如何是好呢?有德國人也明白不能直譯,索性改寫為「法蘭西成為孤兒」(Frankreich ist verwaist),儘管不合字義,但效果相若,也算是沒辦法的辦法。回到宋先生的文章,他嘗試了幾種譯法,首先是「戴高樂將軍逝世,法蘭西如喪考妣」。他認為這樣寫雖合乎中文習慣,但只能表達原文中哀痛的一面,因為對成年子女來說,父母的死不一定使他們感到無依無靠。於是他又嘗試把第二句譯作「法蘭西頓失依靠」,問題又變了沒有喪痛之情。終於,他找到一個最滿意的譯法:「戴高樂將軍逝世,法蘭西頓失所天。」「所天」指你所依靠的人,古文中可指丈夫、父親或君主,我同意這的確是最佳譯法。宋先生又提到,有位從事新聞工作的朋友建議寫成:「戴高樂將軍一去,法蘭西大樹飄零。」對偶工整,嵌入典故,無疑更精緻奪目,可惜不是翻譯。但假如今天報紙還有這樣的人起標題,香港人的中文水平必定世界第一。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