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2月13日

疫苗專家不能告訴你的事

20,864
黎明fb截圖

把最重要的話說在前頭:關於疫苗的問題,我不會完全相信專家,但不是專家的人,我通常完全不相信。
「反疫苗」是複雜的問題,定義也含糊。有些人對疫苗全盤否定,有些人則局部反對,比如只是不打流感針。2005年港大校長徐立之(他是遺傳學家)也說,自己沒注射流感疫苗,因為它「未必能準確對付流感」。那麼徐立之又算不算反疫苗呢?反疫苗能夠成為潮流,不能簡單歸咎於愚蠢和欺詐,而是現實本來就是一頭大象,我們若非全盲也是半瞎,只能各以手觸,摸到什麼就以為象是什麼。
撇開陰謀論不談──我絕對相信世上有陰謀,例如聲稱「疫苗是科學騙局」而自己則天價販賣另類療法的反疫苗組織,多數有陰謀──我認為疫苗的爭議核心,不在醫學常識題,即「疫苗為什麼有用」,而在數學常識題,即「如何理解疫苗成功率」。概率是對事件偶然性的描述,數學宗師龐加萊說過:「偶然性只是對於我們無知的量度。」(Le hasard n'est que la mesure de notre ignorance)科學家談論疫苗成效不也講概率嗎?因此專家也是某程度上的無知,只是在他們的專業領域,其無知程度比非專家者低很多,所以專家意見才比坊間流言可靠。但面對測不準的現實,我們有時也跟專家對賭,例如賭錢或買保險。賭場和保險公司的數學專家早計得滴水不漏,所以你賭錢的勝算必低於一半,而相比起你因出事而獲賠償,你(幸運地)白交保險費的機率肯定更高。跟專家對賭,不代表賭徒和買保險者無知,只是他們願意接受一場很大機會損失輕微、極小機會暴得厚利的賭局。疫苗專家無法告訴你的,是假如你不跟他下注,你各項損失的概率將如何分佈,正因為這層普世性的認知障,有些人才會跟專家對着幹。反疫苗者不一定無知,有時只是無奈,或比其他人更意識到自己對世界的困惑。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果然好玩,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