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29日

一日最衰都係黃子華 - 馮睎乾

黃子華告別騷,聞說黃牛黨把票搶光,惹來怨聲載道,子華神也怒氣沖沖,出片呼籲粉絲罷買黃牛票,並促請政府堵塞法律漏洞。我朋友的朋友就被黃牛黨害慘了,他昨晚WhatsApp我:「賣黃牛我是十分支持,只不過不要把你們的行動影響別人的生活。剛剛我wts app一個朋友恭敬他妻子生了女兒,但是他給我只是一個黑暗的回復,他說他用3萬蚊買了兩張黃子華尾場,老婆一聽,當場暈倒,然後traffic jam 45分鐘才到律敦治醫院。醫生告訴他們,你們女兒嚴重腦缺氧,大量腦細胞死亡,可能日後會有點問題。有點問題即係傻?我只可以打一個長途電話安慰他。希望黃牛黨放棄你的自私,想賺錢你們可否用其他方法去賺?」
但不是人人憎恨黃牛黨的。剛看到一篇奇文,「獅子山學會」發了篇新聞稿〈供求失衡炒黃牛 搵食啫,犯法呀?〉,指責「黃子華呼籲政府干涉自由市場炒賣」,振振有詞:「黃牛黨的出現,是因為門票定價太低、座位太少、觀眾太多,所引起供求失衡的問題,而黃牛黨透過重新分配門票,決定誰可得到位置,黃牛黨可說是擔當了重要的角色。今次有太多觀眾不滿,歸根究底是黃子華的錯,因為他將門票定價太低……」
黃牛黨成因,我最初想多了,以為跟「搶票軟件」(ticket bots)有關──中外黃牛黨都利用這類軟件「秒光」網上發售的票──或內部認購太多,點估到原來只因為位太少、買的人太多呢?「學會」的解釋發聾振聵,跟鄧家彪「塞車論」(塞車,是因為車太多)互相輝映。只可惜連炒賣黃牛是否犯法也不知道,就令人O嘴了。《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6條寫到明:凡持牌公眾娛樂場所的活動門票,若以超出原價的款額出售,或展示該等門票,或游說他人購買,均屬犯法。
當然我們也要明白,這次炒賣黃子華的票並不犯法,因為紅館由康文署管理,豁免申請牌照,不受上述條例限制。然而這正是法律漏洞所在,並非表示炒黃牛不犯法。罵黃子華定價太低,卻沒想過,你開一個天價,觀眾期望就會相應提高,創作者所受的壓力就更大了。現在票不夠賣,最該了解的問題是:到底公開發售的票佔了百分之幾呢?黃牛黨是否用搶票軟件掃光門票,囤積居奇呢?明白真正的成因,才能找出解決方法。但無論如何,一日最衰黃子華,衰在他想讓更多人負擔得起娛樂,衰在他不肯賺盡。「獅子山精神,最憎益窮人」,明白未?

馮睎乾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